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灶头间(下)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2月02日 15:23:52

  顾方强

  1

  锅灶堂前灶山脚下有锅灶塘,坐在锅灶塘前烧锅灶,留下来的记忆与锅灶膛孔里的灶火一样通红透亮。

  用来临时摊放柴灰与冬日里燂火暖的锅灶塘里,通常斜放着火钳、火叉及火锹,还有靠在风箱边的火棍。火棍也就是小手臂筒粗细一米长短的竹棍,一端开口,中间打通,另一端留下竹节开有一个小孔用来吹气。简陋的火棍不但在起火时能起到吹风点火的作用,还能力挽狂澜于火苗行将熄灭之际。当然,需要更大的火时,就需要风箱了。风箱安卧于灶山脚下,两头各开一个风门,内侧安一活动挡门,箱内立一块四周粘满鸡毛的推板,推板被连接的拉杆前后推拉,产生风力,由一根皮管源源不断地往灶膛里送风。印象中,七十年代的风箱,风门大都镂雕着一颗五角星。

  火钳和火叉用来夹送柴炭,拨弄柴火,还兼顾小孩不听话吃火钳的震慑作用。火锹用来锹灰与取炭,铲头手掌大小,安有木把。锹拢的柴灰属上等的肥料,还有掩盖清扫鸡屙鸭粪的作用。当初城里人家,几乎家家养鸡。养的鸡以能下蛋的草鸡为多,这些草鸡日放夜关,不分场合地把鸡屙拉得到处都是。一身挺括鸡毛的家鸡,尤其是色彩斑斓的公鸡,毛色在日头下似有丝丝油光在游走,让人惊艳不已,走起路来也是昂首挺胸,浑身透着一股骄傲的味道。要是过了点,鸡还没进窠,主妇们便会差小孩或亲自前往附近巷弄里去呼鸡,先是“走—”的一声高呼,然后用舌头在口腔上颚拨弄出急促的“啯啯”的呼声,边呼边向人比划着打听是否在哪里看到过一只多少大小什么毛色的公鸡或草鸡。听到主人熟悉呼声的鸡,突然会从斜刺里冲出来,在主人的追骂声中,往家的方向急箭一样奔逃而去。这场景和小孩被大人寻回家吃晚饭时的情形竟十分的相似。

  用火锹从锅灶孔里锹出来的炭火,放入炭甏里盖实闷灭保存下来。炭甏里面的黑是极致的黑,揶揄一个人长得黑或晒得黑,往往用这个人掉进炭甏去也寻勿着来形容。积攒下来的黑炭,到了冬天就放进火盆或火踏笼里用来燂火取暖。火踏笼状似带提手的半高提桶,有陶、铜之分,陶无盖、铜有盖,盖上洞孔密布。火踏笼在日常使用中以捧为主,燂火时把黑炭焐在火踏笼的柴灰里,以焐的深浅来掌握温度的高低与时间的长短。小孩捧着火踏笼燂火时,会把蚕豆、年糕片、番薯面焐在柴灰下煨,折一根柴枝拨弄着,听着煨熟时发出卟卟的爆裂声乐不可支。城内外老婆婆使用这火踏笼都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无事捧着火踏笼放在拦腰下,在锅灶塘前或背风处枯坐打发时间。甚至连做一些家务时也是笼不离手,这火踏笼就好似长在身上一样。烘手烘脚焐被窠,冬日最暖不过一只火踏笼在手。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