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往事如烟
     高级检索
 
南门外大桥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2月16日 14:04:18

  顾方强

  挤在人群中张望的大头,在南门外大桥的起爆声中,叼着烟头的嘴角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掸了掸落在衣服上的香烟灰,淡淡地说,这座桥几乎走了一生。

  刚刚炸掉的跃龙大桥,立在桃源南路南端的洋溪之上。洋溪擦缑城而过的这一段溪滩,人们习惯把它叫做南门外溪坑或干脆叫南门外,因此很多宁海人都习惯将这座桥称为南门外大桥。

  南门外溪坑近150米宽,溪水自西而东而来,流淌至跃龙山千丈岩脚后,猛地折南而去,一路流过黄土岭、水车村等村庄奔流入海。当初的南门外,虽不似现在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原生态溪流该有的各种条件因素,溪坑石、溪坑滩、溪水声、溪水潭等等,还有碧清的溪坑水和溪中鱼以及溪上草,一样不少满溪都是,它的风姿曾经婉约动人。

  作为南门外地标的南门外大桥,八十年代末之前也被称作南门外铁桥。这座建于1965年的大桥,看上去细脚伶仃的双柱式水泥桥墩,有近10米高。桥孔之间有20米宽,共6孔,由纵横交叉的三角钢架相连,上面铺设水泥预制板作桥面,可让一辆拖拉机或两辆手拉车并排通过。桥面两侧栏杆由圆钢构件组成。越溪大桥建成之前,南门外铁桥是全县最高最长最宽的大桥,缑城里见惯了石条与木条搭桥的人们,把这座在当时堪称巍峨的桥,尊称为铁桥,也是寄予了无限憧憬在里面。逢年过节留影、告别留念、家人合影、恋人合照等等可待成追忆的时刻,无不以把大桥作为背景来拍照。冲印好的黑白照片,考究点的人家还会让摄影师着上颜色,让照片上的人看上去唇红齿白。人们还会郑重其事地把照片镶上镜框挂起来,或压在玻璃台板下面的显眼位置,以此来追忆动人时光。

  在南门外大桥上游的四五十米处,曾有一座石板桥,这座建于清代道光年间的石板桥,有20来孔,每孔2米多,全长60余米,用料厚实式样规整,为其取名为镇宁桥。南门外大桥落成后,人们把镇宁桥改称南门外小桥,或直接叫矮桥。说小其实也不小,二块门板宽的宽度,通过一辆手拉车是绰绰有余的。说矮也不太矮,大约有一个成年人身高高度在,在南门外大桥建成前,是方圆几里连接两岸最便捷的通道。矮桥被弃用之后,沙石在桥下逐渐淤积起来,石板桥看上去矮得好像搁在溪滩上一般,几乎没了桥的样子。没了桥的样子的矮桥,却在“7·30”滔天洪灾中经受住了考验,当南门外铁桥被拧麻花一样冲倒在跃龙山脚后,几乎丝毫无损的矮桥,成了两岸出行的临时通道。南门外铁桥被冲毁后,在船王包玉刚先生的资助下,开工仅一年便建成通行,改名跃龙大桥,不过宁海人还是更喜欢叫它南门外大桥。

  人们怀念南门外老桥,怀念的还有南门外过往的款款风情。如果还能站在当初的铁桥上看风景,凭栏西望,你会看到闪耀着银光的不尽溪水,自遥远的天边,哗哗作响着,欢快地迎面铺泻而来,每当晚霞映天之时,满溪粼粼波光闪烁连天。转身东眺,溪水欢快地流淌到跃龙山脚后,流速忽然变缓,到了千丈岩山脚处聚水成潭,潭水幽幽。每当朝霞升起,山色在潭水与天色的映衬下,越发显得娇娆多姿,原名为映霞山的跃龙山,也并非是浪得虚名。还有河道中间的鹅卵石溪滩微微隆起于溪水之上,形成一条长长的鹅卵石长滩。长滩两侧溪水潺潺,水草丰腴随水漂荡。一到礼拜日或逢年过节,放眼望去,长长的溪滩之上,浣妇星星、百衣飘飘,孩童点点、嘻闹声声,尤其满天红霞映衬之下的长滩,顿觉山河壮丽人间壮实。如果有谁能发起一人一石的造滩活动,重现的就不仅是当初的万千风情与现在的气象万千了。

  人们怀念的南门外风情中,有人们的恋恋风尘在。出生在北岸的大头,自小被送给了南岸的一户人家带,稍大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耳闻父母经常会担萝卜等蔬菜在南门外桥头等行贩,曾常坐在南门外桥下的桥脚岭顶听他们交谈的声音,也不知哪一声是父母的声音。家住南门外边,天性玩劣加上管教轻重不得的大头,在南门外自然是玩得上天入地。忽下大雨的时候,我们都龟缩在桥下岭顶躲雨,他就敢爬上大桥桥面下的三角钢架,在高高的桥墩之间猢狲一样来回地穿梭。当我们只敢在矮桥边浅水滩处戏水的时候,他早早地就在矮桥上游的螺蛳潭里,开始长时间地潜水横渡,让人担心以为已被饿水鬼拖了去。钓鱼、抲蟹、戳浪虾等等活计,更是不在话下。终于在千丈岩凫水时,被忽涨的溪水氽到黄土岭,差点掉了性命,弄得大桥两头的两家人心生龌龊。其实,缑城里没有没到南门外去玩过的小孩,去南门外玩的小孩几乎没有不让家长提心吊胆的。长大稍懂事后的大头,难离的亲情与难舍的养恩,常令他在大桥两头来回奔波。

  八十年代初,县城开始往南扩展,南门外两岸,各式工厂拔地而起。在南门外凫水后,人开始要发痒的时候,大头顶替大人的岗位,被招进了南岸的化肥厂。大头在大桥上来来回回地穿行了好几年,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有组织的人,婚房也是单位分的,工作起来也是不怕苦不怕累。当时争做集体主人翁的氛围,一直到“7·30”零洪灾时还十分浓厚。抢修设备外出买配件返回厂里的时候,大头忘了南门外大桥已被冲毁,连人带自行车飞入溪坑,这么高的地方跌下去仅倒断了几根肋排骨,也是命大福大。在接下来席卷而来的浪潮中,大头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被呛了几回,现在依然在风浪中拼搏上不了岸,不过谁又能真正上得了岸呢?

  回家的路上,大头一直在说,南门外几乎找不到“7·30”零洪灾时的水位线了,应该找一个地标设立水位线标志以示纪念。我想大头要纪念的,是他们曾经拥有的黄金岁月,人们簇拥着如此怀念刚才还立着的桥也一样,这座桥连接着他们来时的路。当然,总会有更黄金的岁月在迎接着我们,我想一座更大更壮观的南门外大桥,将在不远的将来重新屹立在我们的面前。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植绿补绿 “美颜”河洪
·全民动员 打赢垃圾分类攻坚战
·整治环境 提升“颜值”
·“惠民利民” 健康党建联盟成立
·环境整治 你我共参与
·严管特种设备 保障生产安全
·一市实现资源教室全覆盖
·桑洲镇获评 “中国特色康养小镇”
·三地联动治水共谱协作“同心曲”
·“正德堂”助力“清廉前童”建设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