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旅游美食

喜宴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2月18日 11:07:21

  薛家柱

  小时候,最高兴跟妈妈去喝喜酒。不光可看到新郎新娘拜堂的热闹场面,还可吃到美味佳肴。

  家乡宁海的喜酒分男酒、女酒。女酒天没黑就开始,吃不到一个钟点就席终人散。这时男酒方登场,非吃喝到半夜才尽兴。因为孩提时大都是母亲带我去的,所以只能吃女酒。女酒一般是“四盆八”格局,即四个冷盆、八个热菜,外加点心。冷盆往往是糖淋花生米、麻蚶、凉拌芹菜望潮干、皮蛋等;热菜则是扣肉、大黄鱼、粉丝肉丸、酥鱼、三鲜鱼胶、全鸡等;点心往往是酒酿圆子、麻球等。

  同桌全是阿婆、阿婶,一律女性。她们仿佛并不在乎吃,而在乎带。动不了几筷,就纷纷掏出手帕、草纸,把肉丸、酥鱼、麻球、红白球等包起来,美其名曰:“带回家给小孩吃。”于是大分配开始,共食制变为分食制,甚至连糖淋花生、扣肉、鸡肉等也让各人打包带去。开头,我有些纳闷甚至反感:喜酒怎么不吃,一个劲儿带?仔细一想,母亲不带我去赴宴,我不也是靠这些“草纸包”分享一份欢乐吗?看来这“草纸包”和西方国家的“打包”有异曲同工之妙!

  男酒更讲究,是“回切”格局,十八碗,有羊肉、鸭子等。我吵着要跟爸爸去,他也只带我去吃过一次。菜肴更丰盛,但大老爷们不在乎吃,在乎热闹。喝酒、猜拳、谈笑,而且从不带“草包”。我望着满盆满桌的鸡鸭鱼肉,着实感到可惜,因为我从小是在“草纸包”熏陶下长大的。

  女酒风卷残云一扫而空,大家一齐涌到新房去看新娘子。新娘子美不美是次要,主要是讨红鸡蛋。新娘低眉敛目,端坐在床上。我很惊奇她居然如魔术大师,肚兜里藏着那么多红鸡蛋。只要你执著地讨,她总能伸手摸出一个。有时连枕头下、棉被里都藏着红鸡蛋。大人们是不能翻婚床的,只有我们孩子可肆无忌惮。其实,红鸡蛋吃不了很多,讨得多是为了显出自己能干。

  有一次我得到的红鸡蛋比任何一个孩子多,那是参加小娘舅的婚礼。我是“外甥皇帝”,享受一项专利:去新马桶撒尿。据说选个小男孩撒尿,可多子多福。掀开马桶盖,里面有一包枣子、花生、红鸡蛋(寓意为“早生贵子”),成了我的最高奖赏。我一泡尿换来这么多喜果,当然在表兄妹面前得意非凡。

  谁知,这一招太灵验了,我小娘舅一连生了五个孩子。子女是多了,福却不多。子女多、负担重,心力交瘁地老去。因此,我常感到内疚。这是不是少不更事的外甥给娘舅“好心办坏事”所带来的麻烦呢?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