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夺回图像的所有权

——由《失明的摄影师》所想到的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19年12月23日 15:24:36

  陈剑飞

  《失明的摄影师》?乍一看很是疑惑,失明的人怎么能成为摄影师呢?当我读完这本书后,疑虑顿消,转而惊愕。全世界3000万失明者中确实有着盲人摄影师这个群体,这本由多个国家50位盲人拍摄的170余幅照片,就是最好的证明,其中还收入了中国5位盲人拍摄的摄影作品。

  我们知道,有些盲人是先天的,有些是由于后天疾病或创伤造成的。后者保存有视觉正常时对大千世界的图景记忆和知觉,所以对他们来说,世界并非墨黑一片。但即使是先天性失明的人,他们的大脑里也有图像的存在。曾有一位先天性盲人说:“我也会做梦,会梦见认识的人,他们的脸庞、触觉和声音的动响,和现实一模一样。我唯一疑惑的是,我脑中的蓝色和其他人眼中的蓝色是一样的吗?”

  正因为盲人大脑中同样有图像产生,这就让盲人具备了成为摄影师的最基本的条件。墨西哥盲人摄影师亚伦·拉莫斯说:“我运用各种感官拍照,包括听觉、触觉、味觉和嗅觉。触摸相机镜头时,我在镜头与所拍之物间构筑出虚线,我在脑海中构思出画面,感受它,表达它,期望以此与正常人的视觉世界进行情感交流。”亚伦·拉莫斯不仅能准确构图、曝光,还将摄影作品赋予寓言般的隐喻,形成自己独特的摄影语言。他拍摄裂开的盆子,以象征人生与世界的破裂与复合、失望与希望。亚伦·拉莫斯是有着自己想法和表达方式的观念摄影师。

  最近我在摄影网站上得悉,由于视网膜色素变异而失明的美国摄影师pete的做法更令人钦佩,他成功地尝试了“看不到光,干脆在黑暗里创造光线”。pete失明后,开始细细地聆听各种东西发出的声音,同时加上触摸,把声响与各种物品联系起来。利用高度灵敏的听觉,建立起与物体相关联的声音语言,多年后练成可以随意捕捉各种画面的技能。包括风景、雕塑、花花草草以及各类静物,他都可以像常人般随心拍摄。一般盲人摄影师到此已算很高水准了,但pete执拗地走向更深层面的探索,“我看不到光线,在全黑的环境中,干脆自己去创造光线”。他建立摄影工作室,利用各种光源,通过长时间曝光和双重曝光,制造出近乎抓狂的“光绘世界”。在他脑海里一件事物就是一个图层,然后把多种事物按照不同层次叠加拍摄,产生极致的光影效果。时尚界大咖们认为他的作品充满现代气息,争相请他去拍摄。pete为大众汽车所拍的商业广告,背景漆黑一片,那部大众汽车的轮廓被斑马条纹一样的金黄色光影分割,整幅作品似真似幻,有一种尊贵又非常奇特的视觉冲击。

  上帝为他们关上了一扇窗,却打开了更多通道的门。听觉、触觉、嗅觉、味觉和意觉调动起通感的力量,各种感官高度灵敏并协同发展。摆脱了视觉的局限,盲人摄影师可以催生出奇思妙想的摄影语汇,拓展出独有的情感表达空间。他们赋予声音多变的形象,让冷暖感知物体的重量,让颜色变得有温度,让气味也飘逸出锋芒的感觉。另一方面,科技的进步也成就了盲人摄影的便利。现在大多数相机具有全自动模式,还有人脸识别多点对焦功能,有带盲文的测光仪,可以让盲人摄影师确定光线的强弱……这些技术的研发,让视障人士的摄影操控变得简单多了。

  当失明的人,想要夺回大千世界图像的所有权,相机与镜头就是他们眼睛最好的替代品。这让我想起当年著名朦胧诗人的名句:“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当世界一片黑暗时,相机就是盲人寻找光明最好的利器,利用摄影去捕捉光,去定格光,去创造光。

  为了体验失明者是怎样拍照的,我也试了一把。蒙上眼睛,摸着书桌的角角落落,在感知物品的基本摆设后,再利用台灯光照射的温度确定光源的强弱,然后拿起操作方便的手机,拍了多张照片。揭开蒙布一看,果然构图与光影还是相当不错的,有种别样的效果。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