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在体力和信念里的拍摄

——读钱继锋《佛光珠影》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1月20日 15:44:50

  陈剑飞

  尽管和钱继锋是广电同行老相识了,前些日子收到他寄来的《佛光珠影》时,还是大为惊讶!竟能这么投入,接连三进西藏,还多次赴甘南、川西藏区拍下这么多的好照片。前几年,读张望的《佛泽》和《佛的足迹》时,了解到一位摄影师为追求对禅意的深度理解和表达,居然在天台佛学院一蹲三年,又到灵隐寺和方丈同吃同住三年,这种沉浸式的体验非我们俗辈可以想象。而钱继锋能在西藏高海拔地区这么持久深入地拍摄,存一腔激情之外,还需强大体能的支撑。十多年前我也曾去过西藏,那时连走路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更遑论起早摸黑奔来跑去地搞摄影创作了。钱继锋是军人出身,部队里练就的好身板和坚毅意志,成就了他能在雪域高原进行高体力消耗的摄影活动。全书共收入摄影作品127幅,其中拍藏传佛教的有94幅。西藏之旅的镜像显然是这本集子的侧重。

  钱继锋的拍摄,虽然没有站在佛教艺术史田野调查的维度,但他“凡进寺院,都要到前殿、后殿、经楼、钟楼、斋房看看”,用手中的相机记录它;遇到重大佛事活动,他都是多角度拍摄,以在场者介入。晒大佛作为重要的佛事活动,他在甘肃郎木寺、禅定寺,青海郭麻日寺拍下活动全过程。当一长队喇嘛扛着30米长20米宽的巨大佛像,在晒佛台上徐徐展开;当东方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佛像上,光彩夺目,僧众们顶礼膜拜,音乐四起。在庄严的寺庙建筑和高山雪峰的映托下,众生匍伏在巨大的佛像前,仿佛是一粟一芥而已。他拍郎木寺晒大佛那张照片,是以一圈人的投影为前景,制造出亦虚亦幻的现场感。拍禅定寺晒大佛则定格于两僧合力开始拉动覆盖黄缎的刹那,整个画面的三分二留给了黄缎布,三分之一为蓝天。利用对角倾斜的台阶,两红衣僧安放得恰到好处,绳子拉动的瞬间让画面极具张力、简洁又留有想象的余地。1929年的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和《英国伦敦画报》就以较大篇幅,刊登了禅定寺晒大佛的图片,如今读来晃如昨日,时光荏苒,仪轨依旧,物是而人非。

  2015年8月作者在扎什伦布寺时选择从寺院围墙向外拍,以依山而筑的台阶式围墙为前景,墙外高耸的两块大石头和冒出于石头之上的塔尖为表现主体。褚红色的大石头此时已赋予了象征的隐喻,让人联想到巍峨的佛寺殿宇,这样陌生化处理的景别,只在有想法的摄影师那里才做得到。再看看拍于甘肃碌曲县西仓寺的一个镜头:热热闹闹参加佛事活动的信众和舞台的表演者被压缩在左上角,绝大部分画面留给了洁白的殿墙与地面,右下角唯有拄着拐杖的老媪踽踽独行,她是这张照片的主体。也正是这样一个孤独的侧影,成为整幅作品的平衡点。拍于四川塔公寺的那张照片,一圈绕在栏杆上的经幡把观者的视线导向山巅之上的建筑物,而在画面右下角,来了个九十度转弯,又把经幡延伸于框外。在远山与白云下,迎风飘扬的经幡仿佛注入了灵气,是藏民与神灵之间通灵的物质承载。再让我们看看于2012年10月拍下的四川理塘一户藏民的家庭内景:两个藏族妇女一虚一实、一坐一站,背景是满架银色的炊具,你会看到富足的家境和她们安详的内心。有动感的传经筒和安静的小花猫,见证了藏民朴实的日常生活。窗外的侧光正洒在她们饱经风霜的脸上和筋骨分明的手上,说明她们是普通的劳动者,幸福的生活是靠奋斗出来的。

  钱继锋在藏区拍出了天人合一与大气磅礴的开阔景象,那么在浙东的家乡又是怎样表达汉传佛教的呢?先看看国清寺这组照片,尽管是在多个年度所拍,但总体风格不脱幽清雅淡。寺前七塔在高大绿树映掩之下,斜阳照亮黄墙一角,塔基苔青与石墙浅藓像是幽清的定音符。哪怕红梅报春时,虚化了的红墙黛瓦也显出江南特有的清雅与绿意。至于在天童寺、金峨禅寺的晨光里练拳舞剑的,更显汉地风貌。雪窦寺山门的一长溜青衣僧鱼贯而入和其他照片,艺术上也是走清幽的路子。

  当我们浸润在水墨文人画的意境里太久,或受郎静山和张望先生禅意摄影熏陶太深时,我们不妨看一看钱继锋从雪域高原带来的那种辽阔与壮美。只有完整了解在各种地理条件下佛法那源远流长的传承,风格迥异的佛事活动,我们才能对佛教东传的全貌有更全面的了解。这本《佛光珠影》,正给了我们这样的观看、这样的启示与这样的有看头。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