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热线:0574-65510000
新闻传真:0574-65577900
邮箱:nhnews@cnnb.com.cn
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文艺频道  >  雁苍山  >  文林诗海
     高级检索
 
石头物语
http://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4月24日 14:03:10

  魏人彪

  秋天,学校组织学生开展“小秋收”活动——到郊外的山上去采摘橡树的果子,俗称“柴籽”。城东小学居县城东南,所以城关东南方向的山峦就成了城东小学学生们的目标地,距城5里左右的石台山就是其一。

  石台山不高,海拔仅200余米,坡也不太陡。坡上岩石相垒相错,出没在一丛一丛的绿树间,顽皮的男生们对班主任老师的警告充耳不闻,一会儿窜下这块巨岩,一会儿又攀上了那块石崖,长臂猴子一般灵活。

  一处突兀的山坡上,有一双重岩,两块足有3米见方的巨石叠在一起,约5米高,巍巍然而立,自然造化,非常奇特。教语文课的班主任老师,仰起头眯着眼问爬上双重岩的男生:“看到上面有一格一格的划痕了吗?”就有男生趴在岩石上磨盘般转动屁股,继后疑疑惑惑地回答,“好像有”。这块石头又叫棋坪石,老师说。相传一日,南斗、北斗两位神仙在此邂逅,下棋对奕,一位长髯垂肩,一位皓首如银,他们手擎异香萦绕的酒壶,边奕边饮,怡然自乐。其时,村里一个正在山上砍柴的小伙子,看看太阳停在头顶,便放下柴担,拢了袖子在一旁坐看楚河汉界上剑拔弩张、硝烟四起。不知过了多久,小伙子下山回村,方知家中已历七代,物是人非。老师环视着身边招摇的野花,最后说,从此民间笃信“仙界一日,人间千年”一说了。同学们听得一愣一愣的,十余岁的心里面充满了狐疑和惊奇。

  这些是四十五六年前,我读小学高年级时的事,但记忆犹新,宛如昨日。

  几年前有一次,我在西店镇后溪村登上与奉化邻接的桶盘山。山上巨岩垒石不少,仿佛创伤痊愈的疤痕,这边一块,那边一块。周边村子流传着一段顺口溜:“香石庵后虎口岩,虎口岩后泰山岩,泰山岩边分水岩,分水岩过双象岩,最高处是三星岩,三星岩去千丈岩,千丈岩下幢幢岩,四圈岩石如城墙,宝石庵坐其中央。”将山上岩石的分布讲得一清二楚。

  桶盘山上有一处覆岩石洞,侧下一池,叫做“龙潭”,有泉从岩隙汨汨沁出来,一滴一滴落在池中。桶盘山又叫龙蟠山,传说岩洞曾住着一条精怪独角龙,这独角龙横行乡里,作恶成性,祸害一方,百姓深受其苦,后来竟公然强抢民女姣姣女为妻。姣姣女心地善良,坚贞勇敢,设计斩杀了独角龙,为民除了害。百姓感恩,从此姣姣女的事迹在这一带口口传颂,最后又被搬上民间舞台,广为传扬,这就是宁海平调优秀保留剧目《金莲斩蛟》。

  如今,让县域之外游客蜂拥而至的,当然不是石台山的双重岩,也不是有着美好传说的桶盘山覆岩石洞,而是名闻遐迩的许家山石头村、伍山石窟。

  许家山村起落地铺陈在草木掩映的低缓山坡上,一片世外村居的平和与恬静。入村,踩着卵石或石板铺就的宽宽窄窄的巷道行进,听“得哒”有声的脚步踏响,蜂拥扑入眼帘的全是石头!整个村子近6万平方米核心区、300多户大大小小密密匝匝的建筑群落,那些诞生于140万年前侏罗纪早期、质地坚硬的铜板石,经了700多年人间烟火的绵绵浸润,青铜色泽愈为酽浓,散发着温馨可人的光辉。

  置身其间,我们无需特意调动味觉和嗅觉搜寻,一块块石头的隙缝里无不飘逸着一鼻子热灼的烟火味:透过花格石窗,石屋里的餐桌上是令人垂涎的“农嫁十二碗”,一家老少推盏举箸,其乐融融。趴在石墙头上,一定可以看到院子里一幅幅农耕人家的景象,有的正在砰砰地捣年糕,米的馨香一蓬一蓬地腾空而起;有的在竹编,竹片或竹丝在他们手中来回转动、变幻,不多时,就拗出了一把椅子,或者是一只只箩筐、竹簟,或者一条可以在夏夜铺在石板道地、睡在月光下的凉席;有的在磨番薯粉,那白色的流汁和生活的甘甜像瀑布一样满满挂在磨盘上,流淌不尽。还有驼着青柴的水牛踢踏而过的石板桥,荡漾着清冽甘泉的石井……

  是啊,那石头人家的生存环境和山居生活,应该最是接近自然的和谐状态了。

  伍山石窟却是人类开宕采石的遗存。

  这一带原是一片汪洋大海,松岙山、道士岩、不周山、缆头山和石兰山在汹涌的波涛中挺水而立。据考证,5座海拔不足百米的离岛是1.2亿年前火山喷发形成的,岩石兼有岩浆熔结和碎屑沉积两种成因,也同时兼有岩浆岩和沉积岩的两种特性。石质坚韧,石色白净,石面光滑无疵,且石纹节理多见垂直而适于开采,是建筑用途的优质石材。

  史有记载,伍山石窟始采于隋唐,在宋代形成大规模的商业开采,距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并在隋唐至元末700年间达到鼎盛。明初至嘉靖年间由于倭寇和海禁,以及康熙年的海禁迁界,石窟两度停产。康熙二十二年以后,社会繁荣,石材需求增加,又有大量开采。鸦片战争后因水泥建材推广和发展,开采量有所萎缩,但至民国初年,伍山的采石工匠仍在1000人以上。

  因为陪同朋友和外地客人,我去过伍山石窟许多次。每一次穿越在一个个阴凉沁肺的洞穴里,就仿佛感觉走在凉凉的光阴里。

  伍山石窟虽然没有天然溶洞的岩溶奇观、地下暗河等景观,却也形状独特,千姿百态。有的峭壁陡立,鬼斧神工;有的横竖旁出,奇特峻秀;有的貌似狭窄,深入别有洞天;有的疑至绝处,转身柳暗花明。大洞套小洞,洞洞相扣;上洞叠下洞,洞洞相连;曲折回环,幽深莫测。有的积水成潭,碧水晶莹如琼,有苔绿隐约漂浮,不知深几许;有的宽阔容大,有如球场,一台宁海平调耍牙,“将将将”地曾在这里再现传统地方剧种的精彩,倾倒无数观众!

  我常常茫然无措地站在洞穴中,仰望这些向我倾压下来的石壁,想象当年石工们的艰苦劳作,剑飞兄在《人力之伟与人工之美》中描述的场景就浮现眼前:“叮叮当当,锤起锤落,灰粉飞扬。用碎石砌起的窄窄小径沿井壁一直延伸到宕底,矿工们从这里上上下下,采出的石材也从这蜀道般的小径抬上来。”于是,我觉得,在探幽烛微,在感叹“谁云鬼斧神镂,竟是残山剩水!”时,更让我深深感动的是那些羸弱清瘦的肩头,无惧地担负起沉重、贫困生活的不屈之美、悲壮之美!

  那些流水和时光在洞壁留下走过的一道道痕迹,一定也留下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让藤萝和青苔缘壁前来细细阅读……

  自然世界从来不是独立存在的。与人类社会耳鬓厮磨地生活在一起,石头必然有了社会属性,而石头又反过来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类的品德、情感和理念,人类也便具有了石头的某些秉性。在宁海这块古老的土地上,石头赋予人们最突出的品质恐怕莫过于“台州式的硬气”。有被誉为“读书种子”的一代大儒方孝孺,还有“左联五烈士”之一的柔石,一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1897—1971)。少年时代家乡相见岭、马兰岭和雷婆头峰上的岩石,给潘天寿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曾对友人说:“我是雷婆头峰上的一块石头”。

  物我相赋相授,石头坚不可摧、志不可夺的品质传承千年,已经深深地厚植于宁海人的灵魂。

录入:袁慧敏  责任编辑: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
背景色 fff2e2 f3ffe1 f0f2fe feffe6 】 【 默认字体】 【打印本文】 【关闭本页】  
  新闻推荐:
·除险加固保度汛
·助力美丽乡村建设
·清理屋顶垃圾 让人居环境更美
·让读书成为习惯
·蓝宝石推出国内首个工业互联网可...
·前童设立村级监察联络站
·我县开展清理整顿排污许可证核发工作
·黄坛镇:改造老旧小区助力污水“...
·县公路局联合交警住建开展散装水...
·西店派出所获得荣誉大满贯
  图片推荐:
电影《故事之恋》拍摄正酣
又是一年蛏子肥美时
宁海革命先驱王育和
《宁波旧影》见证百年沧桑
西餐大师炼成记
乐享春游
⊕《今日宁海》速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