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桃源桥(一)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5月15日 10:31:01

  ●顾方强

  1

  人们口中的桃源桥,原本是缑城里的一座石拱桥,曾东西横跨于东大街与中大街之间的河道之上,河与桥早已湮没在岁月长河之中,在原址上形成了街市的十字路口一带,但依旧被人们叫做桃源桥,成为人们常挂在嘴角边的一个专属形容词,以此来比方场面的热闹以及排场的喧哗程度,成为丰饶动人的缑城岁月,发给人们怦然心动的生活凭证。

  给人带来无限遐思的桃源桥,桥名得源于桥下的河。缑城里曾有一条自西而东蜿蜒流淌的小河,这条在小城拦腰而过的玉带河,恰如少年身上的飘飘衣袂,让静静的小城瞬间飘逸起来充满灵性。七十年代曾挖开中大街对玉带河进行过一次疏浚,海生与小人队伴们一起在淤泥中找到过不少铜板钱。玉带河一路曲径流淌到中大街与东大街的衔接口,便左右一分为二,径直穿城而去,北往颜公河南到塘头岸,人们给这段舒缓的河流,取了一个比玉带河更为动听的名字——桃源河。

  取名为桃源河,除了桃源河两岸曾桃花夹岸外,当时的人们还认定,这条河里的河水,是可以溯源到天台山的,而先人在天台山釆药,在云雾中溯溪误入桃花源的刘阮遇仙的典故,加上还有比千古名篇《桃花源记》更胜一筹的与仙女共度良宵的桥段,自古以来一直被文人骚客所传颂,也被愁苦围困的凡夫俗子向往不已。

  小城起春风,河面之上桃花漾漾、黑瓦之间桃红点点,漫天落英缤纷之下,临水迎风徜徉在桃花河两岸的人们,面对着一条寓意着有朝一日做人仙人一样的河流,还有什么比取名为桃源河更为让人神往的名称可取呢。不仅仅是这条河,人们还曾一度把缑城故里直接取名为桃源里。

  2

  桃源河约有二十来米宽,两岸的街市以桃源桥为界,北边的称为横街,南边叫做下街,下街的东面为枕水人家。两岸的人行小道,用石板与鹅卵石铺成,沿岸架设着间以荷花望柱的青石板护栏,信手之间绘就的江南水墨画卷上,两岸百姓人家来来往往,仅六百来米长的河道之上,架设有六座桥。

  最南端的桥,位于现在的剧场与电影场之间,两场的原址曾是柴家与陈家祠堂,这座石板桥由这二个家族合资修建,因此被人们叫做义桥。义桥下面的河道在民国时期淤塞后,反正往北的河道还算畅通,人们索性在桥下种上荷花把河道当作了荷花塘。零零散散被清淤上来的烂污泥堆在桥头附近,一到落雨天卦,桥两头的路面就烂污泥刮浆显得泥泞不堪,因此义桥渐渐的被人们称为泥桥头。

  泥桥头虽然不起眼,桥两头东西两侧不远处,分别有两座印有历史烙印的建筑——天主堂与城隍庙,至今矗立在早已改头换面的小城一隅,无声地注视着小城风云。

  天主堂位于泥桥头东侧,原址占地十来亩大小。对小城来说这块面积已经不算小的地,据说自元代以来就一直荒芜着。据传此地曾经是历史上的农民皇帝杨镇龙的行宫。史载,缑城西门外松坛村的富家子弟杨镇龙,自幼练武习韬略,为宋末登科进士,曾任衢州总兵。宋亡后返回家乡,冷眼看着人分四等这些残酷的统治手法,打量着酷吏遍地导致饥民遍地民愤四起的情形,当“天高皇帝远,民少相公多,一日三遍打,不反待何时”的民谣在浙东四处流传的时候,借创建白莲教的名义,四处设坛做起事前的准备,最终于元至元二十六年率众起义。横扫浙东后封将拜相、铸玺建殿,建立起国号为大兴、年号为安定的政权。起义失败后故里族人遭血洗,族群中仅一户人家背着五扇中堂屏风逃往深山安家,安家后形成的村落就是现在的留五扇村。城里的行宫连同位于东阳的皇宫被焚毁,此后无人敢染指这块草龙曾盘踞之地,直至清末被天主教会相中购得。这里曾先后开办过施医所、育婴堂、崇德小学等慈善机构。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