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阅读让我拥有了另一个世界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7月03日 10:34:38

  朱宁

  幼时,偏居小村一隅,伙伴少。屋外的田野是乐园,昆虫和鸟雀是玩伴。在外晃久了,难免受到训斥。闲得无聊时,堂前八仙桌上放置着爷爷带回的一叠《浙江日报》,成了我的伙伴。

  识字,是个有趣的过程,认识后,竟像朋友一般,下次在报纸再见到,亲切感油然而生。院子里的公公、伯伯都是我的启蒙老师,渐渐地认字多了起来。村支书路过,见我读报,好奇地问我:“咦!你看得懂?”我头一抬,“当然看得懂!”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读一段,我听听。”我选了一段简单的,读得很顺畅,村支书摸摸我的头,夸我有出息。

  上学了,那个年代,那个环境,课本基本就是农村小学生阅读内容的全部。不知哪天,手里拿到一本《宁海民间故事》,成了我小学时代第一本课外书。打开一看,有些故事是奶奶给我讲过的,有些是没讲过的。从《盘古开天辟地》到《老猫和鱼虾》,一个个故事看下来,连父亲叫我吃饭,都没听见。此后,这本书成了我的最爱,没事的时候,就选一个故事来读,它用贴近口语化的文字演绎了一个个传奇故事和民间寓言,给了我明辨是非的能力和真善美的熏陶。

  学生时代的成绩,得益于阅读,阅读理解和作文是我的强项。在学校难免也有挫折之时。一次,课本里出现冯骥才先生的《挑山工》,“在陡直的似乎没有尽头的山道上,一个穿红背心的挑山工给肩头的重物压弯了腰,他一步一步地向上登攀。”读着这些,让少年的我满满的都是正能量。

  小学毕业了,父亲问我:“想去城里读书不?”

  “想!”

  城里的中学,学习压力很大。村里上城的孩子,没才艺,土气,连口音都和他们不一样。但是城里有好去处——新华书店。《西游记》《儒林外史》《三言》……我感觉他们是我上辈子的故知。不知为什么,我一直身体羸弱。临近中考,父亲心疼地告诉我,高中别读了,读个中专吧,轻松点,早点工作。

  学医,苦。《解剖学和组织胚胎学》《病理学》《中医学概论》《生化学》《内科学》《外科学》《妇产科学》《儿科学》……有些教材还是本科教材,枯燥的求学生涯中,幸好有书为伴。宁波是个大城市,书店多,王阳明、曾国藩、村上春树、李敖……他们就像是我的老师,也像是我的朋友,出现在我的世界里。孤独的时候有他们为伴,不再觉得孤单。

  毕业后找了份专业不对口的工作,朝九晚五。经常问自己:喜欢吗?这是你要的生活吗?那就继续读书吧!考试吧!凭着努力,我得偿所愿。

  某一天,朋友聚会,意外地发现在座有几位作家,更意外的是我居然看过他们的散文,亲切感添了一层。他们鼓励我拿起手中的笔,我手写我心。这激起了我的信心,对啊,写,才是不辜负从小爱阅读的心。不久后有拙作刊登在《宁波日报》《文学港》等。

  年近不惑,偶然的机会,朋友送我一套《中国民间故事丛书——浙江宁波》,打开一看,冯骥才先生是此书的总顾问,其中有《宁海卷》,不禁心头涌上一股暖流。感谢那些编写者,守着自己的初心,守着我辈的童年和少年,让我感动不已。机缘凑巧,我后来加入作协、民协,参与古村落调查和挖掘宁波民间龙文化。医生是我的职业和事业,作协、民协,成为我生命的另一个舞台。

  修身齐家是士人的家国情怀的一部分,薪火相传。我们都是历史的尘埃,阅读和文学让我内心宁静,宠辱不惊。如何传承传统文化,践行知行合一?从阅读开始。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们生活在历史上最好的时代。阅读伴我一路前行,当得知单位要派我赴黔援医,也曾内心纠结过,在龙场驿的守仁先生和行李中的冯骥才、齐邦媛等先生的著作,就像灯塔照亮我的人生。

  是阅读,让我拥有了另一个世界。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