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桃源桥(六)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7月24日 10:37:02

  2

  步云桥上来来往往的众生,大多如桥边柳树上的万千柳叶一样随风起舞,秋天来了飘落下来也就飘落下来了无影痕,其中却有三个女子的面容,鲜活地印映在人们的记忆之中。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被人们戏称为水粉瓶的女子,水粉瓶其实是水粉饼,缑人的发音饼瓶分不大清,记得以前的家长在教育爱打扮的女孩的时候,喜欢用面孔搨起来水粉饼一样来数落孩子。在已经作兴穿列宁装连民国风格的衣服都很少有女子穿着的解放前后,这个被人戏称为水粉瓶的老妪,出门时总是身穿一身清末时期的七分袖大襟服不说,整张脸还会涂上一层厚厚的水粉,远远看去她的头好似借来的一般,一手撑一把油纸伞,一手挽一个方套篮,篮内放着一刻都不离身的书札之类的东西,无视人们投来的异样目光,平静地款款而行。本来她的戏称并没有什么名气,某日去妙相寺上香被上学去的玩童,一路“水粉瓶水粉瓶”跟着喊到步云桥,被喊得心烦意乱的她,猛然转身高声怒喝:水粉瓶!水粉瓶!哪姆个蟹卤瓶了!正坐在桥上讲着百谈和来往的行人,猛一听得此言无不放声大笑,一时传为全城的谈资自此无人不知。

  家徒四壁的她那时在小城已没有亲人,眠床用一只箱子和一条长凳做床脚,扛半扇门板当眠床板,似海洋中的孤舟一样孤零零地搭在屋中央。平时一个人打理门前的几分田地很少出门,穿戴化妆整齐出门似乎就只做一件事,就是先去妙相寺拜好菩萨后,到市门头的赵源泉咸货店去讨信有无她的来信,那个时候能识字写字看报的女子并不多,她偶尔也会去寄一封永远也没回信的信,或站在店堂前借阅报纸后若有所思地轻轻放下,并不回应人们的追问便转身离去,其实已无法回应。

  人世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事什么样的情,才值得一个人用她认为最动人的方式,深情地用尽余生去迎接呢?包括去迎接一封不知道会不会到来的远方来信。

  不同于内心充满不顾一切的热爱而睥睨众生的水粉瓶,老牌针的景况不禁让人心生戚戚。老牌针是缑城里专卖老牌针的一个女子,人长得白皙晳干干净净。出门卖老牌针时,头颈上挂一块厚厚的白帆布,把缝衣针、缉鞋针、钉被针、锈花针分门别类在白布上别得簇齐。每天早上安安静静地坐在步云桥上,等拜佛路过的人买针后,便起身四处游卖。当时的人们不一定买过她的针,也不一定记得她不紧不慢在小城里游魂一样游走着的身影,却一定记得她拖着满腔哀愁的叫卖声:老牌针、老牌针、老牌针要勿啦——!听着不似在叫卖,而是在呼唤着什么。

  谁要是在她面前故意说针不好,她也不看你,只是低着头手足无措地看着地面,失神地喃喃自语地重复着说:好格啦,上海来格老牌针啦。灰白的头发垂掩下来掩饰不住她精致的脸庞,她也从上海来。她原本是小城裘姓人家的三小姐,因长相秀丽嫁进上海一户做买办的大户人家,日子过得是适意不过。不久淞沪会战打响,为躲避战乱,夫妇在返回夫家镇海老家的途中,夫君遭日机扫射死于她的怀中,顿失所爱后,整个人一下就被永远困在了这一天。缑人把一个人疯了叫做癫了,日常如果被忽如其来的消息与不可理喻的做法所震惊,也会用“人也癫了”这个句子来自嘲与指责,缑人又把癫了的人叫做很有疯疯癫癫画面感的癫仙人。失去生活庇护无奈返回故里的老牌针,已不知何处是故乡身在何处了。她不一定是癫仙人,要不然老牌针、老牌针的叫卖声,何以如此的如泣如诉呢?但愿她知道在呼唤的是什么。

  归去来兮一个不愿去一个不愿来,女子阿英就不一样了。来路不明的阿英在小城无亲无眷,据说她的夫君落台湾了,小城把某人某物一去不复还,叫不回来或要不回来的情形叫做落台湾。不管什么原因阿英反正是流落到了小城,流落到小城做了一个乞丐。

  这个每天出来都把自己整捉得清清爽爽的乞丐,显然是个见过世面的主,到你门口来讨饭时,你要是真把她当成一个乞丐来对待,所给的饭菜看上去汤汤卤卤沥卤搭浆的话,会当场招来一顿难堪的质问,先是派头十足地“哪姆”的一声方言国骂,接着劈头盖脸地问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懂道理这样对待一个女子,你们平常也是这样对待自家的阿娘阿姆的吗?天性宽厚的小城人家,大都会被问得同情心泛起,忙不迭地重新盛饭夹菜了事。时间长了,阿英上门要饭时,大家甚至会先报一下今天有什么菜准备夹什么菜给她,背地里却叫她强讨饭阿英。她从来没把自己当一个讨饭人,大人自然不会多事这样叫她,小孩叫一个追一个,不追你几洞桥几条巷弄是绝不罢休的。小孩嘛你越会追他越会叫,经常可以看到小孩在她的面前偷瞄着准备叫一声就逃、她死盯着小孩准备一声叫就追的滑稽场面,在桃源河上的几洞桥之间穿厢堂一样来回追逃的场景,常引得人们会心地摇头一笑。

  她在小城里有一个传奇般的知音,是小城里的望族孔家孔小姐,却从不接受孔小姐的资助,或许她早已把抛弃她的世界抛弃了。她的后事,是孔小姐给料理的。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