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桃源桥(六)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7月24日 10:37:02

  3

  桃源河上的桃源桥,是城内唯一的一座石拱桥,之所以能成为小城的地理与记忆坐标,除了地处交通要道为人所熟知外,更是集中了人们对桃源河两岸曾经过往的念想。

  桃源桥两头平缓的踏步有十五级之多,先前有人吹牛自己见多识广或一口咬定自己的观点有多正确,除了会引来一句你只蛙蟆勿识千丈岩高的揶揄外,还会引来一句勿晓得桃源桥踏步有几格就乱讲乱话的讽刺。民国时期因通车所需,桃源桥的踏步用水泥抹平成了斜跨坡。据说石拱桥有桥眼,一九六三年拆桥的时候,城关公社里的一位寿姓干部,抄起八磅榔头对着桥眼猛敲,没几下桥就轰然崩塌,桃源桥随着桃源河被掩埋在了桃源路下。

  桃源河虽看不见了,其实并未被彻底掩埋掉,而是用岩石驳坎在桃源路下驳了一条狭窄的暗渠,甚至在八十年代从春浪桥到坊河这一段还是明渠,经常可看到中学门口对面专治疔疮的丁婆婆居住的大利元大道地门口,经常有一家人在门口临渠围着小矮桌乘风凉吃晚饭。最近与人说起这条河渠,所有人都说桃源路上根本就没有过这样一条河渠,可时间过去不过才四十年不到,明清明白在人们面前真真切切存在过的这么一条河渠竟然消失了,说得我怀疑脚板背上因在河渠里淘鱼被石头割破留下来的疤痕是天生的了。拆迁在即机械威武虎视,靠近坊河的一截路面塌陷,桃源河暗渠赫然在目,渠下河水汨汩,不知最后的桃源河水来自哪里又将流向何方。

  桃源河和河上的桥不在了,桃源桥却以路名的方式被保留了下来。但在八十年代中期以前,人们并无多少桃源路的概念,这条路北面只到大北门口为止,也只能到此为止,再出去就是田野了。当时的人们习惯以大北门口、春浪桥、十字路口的桃源桥头、十字路口附近的桃源桥下,以及狭墙弄、城隍庙、南门外落岭、医院后门、跃龙山脚等等地标来指路。

  这些地方成为人们口中常用的地标,定是充满过人间烟火,但是都抵不过桃源桥头的热气蒸腾。

  桃源桥头的西北角,是名闻遐迩的糖烟酒公司东风商店,一座有四间店面的木结构二层木房。这间店面不同于其它店面之处在于,店堂前沿街有一排格子玻璃窗,整个店堂看上去非常干净气派。从店门口进去是迎面一排比当铺还要高的柜台,顺着柜台往右,整齐地放着数排罐口朝里倾斜的宽口玻璃罐叠成的柜子,里面放置着在当时你所能想象得到的各种各样五颜六色的糖果和糕点,虽说很少能有机会买得起吃得到,能隔着一层玻璃随便摸着看,辨别着动物饼干里的动物,对小孩来说也算蛮有诱惑的。大概东西太高档的缘故,印象中除了节假日,这家店的顾客并不是很多,营业员好像也不是来卖东西的,像是看守仓库的门卫,除了偶尔会对着小孩往外扬扬下巴,嘟囔着驱赶小孩到别地方去嬉戏外,总是有气无力地趴在柜台上无所事事。被赶出来时忍不住会去遐想自己长大后会不会到这里上班,猜测自己会不会偷吃或者想象自己偷吃的样子,与长大后遇到类似场景反应所不同的是,用不着劝自己去释怀,一过街角就是新天地了。

  东风商店里的零食买不起,在商店门口左侧高矮婆婆的零食摊前也算常客了。高矮婆婆听说是两姐妹,不知什么原因她们的身高在小城里,一个算是顶高,一个顶矮。搁在小方桌上米背里的一年四季常卖不辍的零食,也就一些常见的花生蚕豆南瓜子及茴香豆,小包的二分、大包的三分一包。时令季节也煮些加了茴香与葱花的新鲜花生、蚕豆售卖,出锅时热烫烫倒在米背上堆得小山似的,散发着让人忍不住靠上去深吸一口的迷人香味。被斫成一段一段擦得干干净净的甘蔗,放在另一张小方桌上,靠近梢头一段略淡略短的卖二分一段,靠近桩头一段更甜更长一些的卖三分一段。甘蔗皮一般是舍不得削去的,尽管有时候会把牙齿血咬出,还是会用牙齿使劲咬住甘蔗皮,龇牙咧嘴地手嘴并用一把剔下甘蔗皮,在甘蔗皮最厚的地方,皮朝里对抝起来,放进嘴里嚼得吸不出一滴糖汁为止。正式吃甘蔗肉也一样,嚼得酥燥后才舍得卟的一声吐出来,一路边嚼边吐兴高采烈。

桃源桥即景

  桃源桥头的西南角,是小城内外大名鼎鼎的东方旅馆,一身的黄色外墙和略带东欧风格的建筑外形,看上去卓而不凡,也的确是除县招之外住上一夜最显体面的旅馆了,以前形容一个人有本事,常用大同食堂吃吃、东方旅馆住住来形容。这东方旅馆门前有五六级台阶,一进门有十多级台阶,据说原址是个高坛岭,让进去住宿的人不免生出上朝觐见的感觉。不似现在中看不中坐的街头巷尾,东方旅馆门前的台阶上,常坐满了赶市日的人在此喜笑怒骂地聊着天,曾一度以为桃源桥的喧闹全是因为有了这几级台阶,四面八方的讯息在此汇聚又四散开来。

  (连载《一个人的缑城》)

  

首页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