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纪念王育和、王家扬兄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8月07日 14:48:18

  四、王老情系教育,创办树人大学,四次参加宁中校庆

  王老1983年当选省政协主席,除了完成日常工作还有“三个创办”(树人大学、茶文化研究、徐霞客旅游研究),在99岁给我的长信中仅说“办了点实事,一是创办浙江省第一所民办大学,白手起家,自筹经费,到处请有关单位人员帮助,从杭州到港澳,第一年招生不满百人,请别的大学帮助给几间教室,校长由浙大副校长周春晖兼,教师都是兼职不收工资,我任了三届董事长、一届校长。现在‘树大’年招生四千多人,在校学生达一万五千多人,已建校舍三十多万平方米。”

  教育强国,为民减负,王老力求“少花钱、多办事、办成事”。他96岁时还把树人大学领导请到家里,共商在绍兴建设校区,99岁又亲自到该校区看望师生员工。

  宁海中学创办于1926年9月10日,六十年后才第一次隆重举办校庆,学校和县领导十分重视,也提早向王老作了汇报。他不但乐意参加,同意为校史纪念册作序,还寄来很有价值的新作《宁海中学在斗争中诞生》。他约了几位在杭州的老校友同车于1986年9月8日提前莅校,我陪同他们首先参观新布置的校史室。进门第一幅是极珍贵的摄于1926年10月27日的宁中全体师生合影,王老一见就激动不已,大声说:“这张照片还保存下来,真难得!六十年前拍的,其中第一排唯一站立的小男孩就是我,第二排右一是蒋如琮,左一是我大哥育和”,“当年我其实还是小学生,是蒋如琮和育和等人喜欢我,让我也参与的,事后大哥还添印了一张赠给我作为纪念。”照片上端有一块文字,这是“宁中在斗争中诞生”的历史铁证,弥足珍贵!王老指着照片向大家读了一遍:

  “本校不幸诞生甫及二阅月,即遭恶势力之摧残,予以解散。同仁不忍坐视此数十同志半载心血所构成之结晶品,合邑父老所切望之学府,顿丧于一二劣绅、毒吏之手,作积极之抵抗,以冀为宁海读书种子留一线生机,成败非所计,力尽而后已。”

  1926年王家扬8岁,跟随兄长在正学小学(宁中那时办在该小学)读书,有机会参加这场抗议活动,给他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革命的火种。

  校庆大会,数代同堂,欢声笑语,热烈隆重。全国政协常委张明养和省政协主席王家扬作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当执行主席宣布90高龄的北大毕业生、宁中第一任校长章广田从云南昆明专程赶来时,全场掌声雷动。在章老宣称“再过十年,我百岁还要来祝贺”,更是掌声和欢笑声经久不息。大会后的分届分行业恳谈,非常活泼务实,与会县领导感到收获很大。王老在校庆三天既是贵宾又当主人,愉快而忙碌。他认为校庆是一种好形式,此后的七十、八十、九十周年校庆他全都参加(最后一次按医师意见为视频电话形式)。

  五、热爱文化,推进茶文化及徐霞客旅游文化研究

  王老早在1990年10月就推动召开杭州国际茶文化研讨会并致开幕词,认定“茶为国饮”,并连续当了五届10年会长。1993年,“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经民政部正式批准成立。他劝导大家学习陆羽《茶经》,发扬茶道“清、和、俭、怡、健”五字精神。97岁他还写下独到简洁的《甲午寄言》:“茶之事,千秋之事,万世相传;茶之功,朝夕相伴,天下一家;茶之继,承前启后,群策群力,无几有成耳。”茶文化研究会从杭州开到常德、昆明、湖州(陆羽久居著书之地)、广州、上海、香港及韩国首都汉城,王老先后被推选为会长、名誉会长、“茶寿星”,荣获“茶文化特别贡献奖”。有一次,他幽默地对我说,“退休后我的官越当越大了”。王老把“几点实事”都办得有声有色,把余热发挥得有滋有味。

  王老不忘把茶文化的历史考察与当今热门旅游业联系起来。1999年,他在杭州龙井调研,得知该地18株茶树为乾隆帝手植,即致函张德江书记,省委同意开辟龙井狮峰茶区,王老手书“狮峰”两字立碑铭记。2003年4月12日,王老偕省委老领导薛驹、铁瑛等在杭州西子国宾馆参加毛泽东同志采茶处纪念碑揭碑活动。这两处现在都成了有特色的旅游点。

  王老是勤学习、敢创新、重文化的好领导,由研读《茶经》而倡导茶文化,又进而热爱“世间的真文字、大文字、奇文字”《徐霞客游记》。1994年3月他倡议建立浙江省徐霞客研究会,同年11月获省民政厅正式注册成立;1995年5月19日,省徐霞客研究会成立大会暨首届学术研讨会同时举行;2000年6月8日王老参加宁海徐霞客旅游会议,并与原全国徐霞客研究会会长江牧岳等在宁海古驿站考察;2002年5月参加中国(宁海)徐霞客开游节。2011年国务院批示将《徐霞客游记》宁海开篇之日“5·19”定为“中国旅游日”,经过王老和全县上下近廿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完美收官。游圣在天之灵也一定会非常欣慰,感到自己当年即兴写下的“云散日朗,人意山光,俱有喜态”的心意,终于被400多年后聪明的宁海人参透了。

  六、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追求光明磊落始终

  浙江省委号召“五水共治”,王老极为赞成。他给我来电话说:“老家桑洲清溪的水不大清了,流量也小,我愿意捐50万尽点心意,你有机会向县领导讲一下。”县领导认为他已多次为宁海的教育公益事业捐钱,便由褚银良书记登门婉谢劝阻。不久书记告诉杨勇县长和我,连声说“真是深受教育,深受教育!”王老捐款反而增为100万了。几个月后杨县长成了杨书记,前往拜谒王老,王老让家属把几本存折取来,算一下存款总数,然后断然对杨书记说:“五水共治,为民造福,我把余款136万全捐了。共产党人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嘛!”

  宁波如意公司总裁储吉旺在一次聚会上建议,从王老百岁开始,每年春节相约集体去杭州拜岁。2019年11月21日,县教育局、宁中、如意公司、同乐园代表和王老亲侄及我六人,冒着寒风赶到浙江医院,王老已坐在轮椅上,很高兴地与每人逐一握手,亲切交谈。百岁老人思维清晰,言语简明。历时30分钟后,傅岳军秘书提醒王老挥手道别,双方都显得有些激动和不舍。事有不测始料不及,2020年1月19日王老安详仙逝。生前留下遗嘱,丧事从简从速,于是20日火化,21日把骨灰分送三处:一为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与夫人骨灰聚在一起;二为杭州龙井狮峰碑近旁茶树下;三为天台(革命起点)华顶寺茶园。到天台的车子路过宁海,在宁海中学旧址转一圈,再经过故乡桑洲到华顶寺。只两天就办完了全部丧事。

  王老一生低调,悄悄来去。但党和人民还是给予极高的评价,《浙江日报》2月3日发表了二千余字的报道,表达了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全国政协有关领导同志的慰问和哀悼;通过细致介绍生平,赞扬了家扬同志的崇高品质。我至信这些赞语是民意与党心的完全一致,如“无限忠诚,竭尽心力”、“敢闯敢试,敢为人先”;如“光明磊落,胸怀坦荡”、“清正廉洁,坚持原则”;又如“心怀桑梓,情系教育”、“生活简朴,慷慨解囊”等等,这一切王老是当之无愧的。

  仰望王育和、王家扬兄弟的崇高形象,使我想起鲁迅的“俯首甘为孺子牛”,想起陶行知的“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和家扬先生的老战友、著名书画家邵宇为他创作的《红烛》中的题辞:“心线正直,表里通红;浑身是火,一生光明;风吹不熄,磊落始终。”红烛的精神风采正是王老一生的最好写照。我觉得在宁海众多乡贤中,继方孝孺之后,当代王氏昆仲可与柔石、潘天寿并列,是宁海最可宝贵的文化记忆。“先生之风,山高水长”。宁海多青山碧水,那阵阵山风,潺潺流水,不正是两位先生的朗朗笑声吗?

首页  上一页  [1]  [2]  [3]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