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桃源桥(七)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8月21日 16:12:59

  ●顾方强

  1

  哪里人多哪里就会有卖膏药走江湖的人出现,东方旅馆门口两侧常有人在此卖膏药。膏药是由中草药煎成黑乎乎的膏泥粘在油纸上来使用的,缑人把膏药叫做烂泥膏药,卖膏药的一般也卖膏丸。在卖膏药的一众人中,数人称梅林小老王与黄岩金钢钻这两人名气最大。

  小老王的名气胜在吆喝。吆喝前,他在地上铺一块沾满污渍的帆布,撒上膏药膏丸,看看围过来的人差不多了,就往帆布前一站,算是正式出场。出场时先是大力拍出几声掌声,胸有成竹,意味深长地抿嘴昂头,好像四面八方有人正在赶过来似的越过人们的头顶眺望着远方。在一声洪亮的“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的吆喝声中,露出今天能让你们碰到我是你们三生有幸的神情环视着大家,提一提袖子,开始推销烂泥膏药。显得没见过世面的土话是不行的,要用夹杂着土话的上海腔:采草药一年当中有三季,三月三、六月六、九月九。头戴草帽、身穿蓑衣、手带锄头、脚穿草鞋。哎!上山挖草药、下山刮树皮。迭些个么事,在铡刀上铡过、石臼里捣过、锅里相煎过之后,才炼成了迭颗——金——龙——丸!一字一顿报出手中的膏丸名称后,小老王神秘地盯着用食指与拇指拈着的膏丸,翘着兰花指引领着众人的视线缓缓地来回展示,继续吆喝:哎——迭颗药丸会得治三种小毛病侬晓得伐?第一种跌打损伤,啥子叫跌打损伤?旧社会劳动人民碰到流氓白相人寻生事,筋头扭伤脚骨别伤从高头掼下来掼伤。第二种是胃病,啥子叫胃病……

  围拢的人群原本指望着卖草药的说完了,能表演表演胸口碎大石之类的绝技。可这小老王,快收摊了石头都还没开过一块。缑城人因此对闲话多的人,生出一句俚语,叫做小老王卖膏药——讲勿歇。

  与小老王不同,黄岩金刚钻则是中山装笔挺,表袋里插两支钢笔,拎一只印有上海字样的人造革手提包,往桃源桥头一站,先是与人聊些国内外大事与城里小事,不知真相的人还以为干部在做群众工作呢。等人围得差不多了,他才不紧不慢地让大家让岀一小圈空地,也不管天冷天热,只顾脱成赤膊,从手提包里随手拿出备选好的石头卵,二话不说抡起手掌就开始劈石,直把自己的手掌劈得鲜血直流,然后取出膏丸碾碎后敷在伤口用手帕包好,一边安慰看得心惊肉跳的观众,一边卖药。

  金钢钻的名气大,不在于他功夫的好坏,也不在膏药的灵还是不灵,而是人长得实在是一表人才,皮肤明显不同于厚皮糙肉的男子人,比大姑娘还要白,而且穿着极为得体,讲话和行为举止极似当时工作同志中的领导同志,让人们过目不忘。

  2

  桃源桥的东南角,矗立着水产大楼,印象中这水产大楼从来就没卖过一条鱼,除了九十年代中期,在底楼开设的金元门饭店引得各路人马扎堆红过一阵子外,这幢楼和大多数被大浪淘沙掉的人一样,几乎就是一个不存在的存在,其实这样挺好,所谓岁月静好的真相大扺也是如此。

  大楼之前的原址是个怎样的存在,没几个人说得清楚了。依稀记得不定期供应的肉店曾在这个转角的后面。当时买肉要起早就去排队,破篮、破凳等什件代替人排队是常见的现象,小孩也常被大人差去先去占位排队,第一次结伴去买肉排队,是在一九七零年四月廿五早上,头一天晚上似懂非懂地听着阿哥阿姐们在说卫星上天了,明天早上天上会放东方红。顶着天亮光去肉店,直到太阳爬上来,天空中也没有乐曲响起来,算了下当时才四五岁,眼一晃年纪都可以用半个世纪来论量了,不知为什么这么远的事还能记得这么清楚。

  桃源桥头的东北角,已没有多少人记得它的旧模样了,唯有桥下白酒饭公公酿的白酒饭的醉香还在人们的记忆中飘散。能记起的是这里有个三层水泥屋,底层卖肉,屋顶上有一个警报器。七十年代中期之前,火灾和防空演习都是敲妙相寺大钟,自从有了这个警报器,头几回歇斯底里的呜啊呜啊一响,让人头皮发麻心头一紧,直怀疑是不是苏修美帝打进来了,在这之前如何防原子弹来袭的宣传画,在村头巷尾贴得到处都是。

  各人有各人记忆中的桃源桥,按照缑城方言的发音,小孩子容易把桃源桥叫做糖源桥,小伙伴海生到现在还是糖源桥糖源桥的叫个不停,按他的说法糖源桥这么让人难以忘怀,除了桃源桥下的市井生活与南边热闹的剧场、电影场之外,还与北边位于春浪桥东头的中学操场是分开不开的。缑城里指称的中学操场是专指这个操场,其它学校的操场是要加上校名才分得清。

  中学操场是小城内最大的一块空地,七十年代中期,曾经发生一起工厂仓库浇柏油地,数名工人被烧伤的事故。那时的工人社会地位高,这事成了大事。逐层上报后上级决定在中学操场用军用直升飞机来抢运伤员,在当时连坐过民航飞机都能被崇拜不已的小城,得到消息的人们无不奔走相告,早早地沿着跑道把操场围得水泄不通。飞机在下午三四点左右出现在了天边,偌大操场上嘈杂的人群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仰头看着天空好似在等待神的降临。在中学操场四角燃烧的篝火指引下,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直升机在扬起的遮天蔽日的沙尘中降了下来,迅速接上伤员后留下还在错愕的人们,旋即拔地而去,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从天而降的力量与摄人心魄的庄严。夹在意犹未尽地议论着飞机的散场人群中,海生不无遗憾地看着天空跟我说,伤员里面有他的话就惬意了。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