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版栏目  >  缑乡风情

来自大自然的语言

——《借个院子过生活》读后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0年08月28日 14:55:24

  陈峰

  只要一说到徽州,陷于职场的现代人总会眼放光芒,心里已经涌上诗句“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而飘浮于脑海的则是飞檐翘角、粉墙黛瓦的画面。徽州,如世外桃源般存在于俗世中,安放着疲于奔波的灵魂。这不,作者禾子逃离灯红酒绿的城市,在徽州盖起了自己的“乌托邦”。盖就盖了,还为此出了一本书,书名叫《借个院子过生活》。借什么样的院子,就过什么样的生活。合上书,确认,这院子不错,这生活也不错,再确认,作者还是个诗人。

  这本书可真有意思,要说主题,禾子围绕如何盖他的“乌托邦”而展开,这样一说,可能有人会觉得这本书是枯燥的说明文。其实呢,一点都不。看看那些篇名,《乡亲们晚上八点就休息了》《呦,白云禅院开门了》《我就不信做不了一本笔记本》《这世间总是充满美好的事物》《满眼都是历史的骨骼》《西街就是一条缓慢的时光之河》……禾子分明是一个好玩的人,跟你说着许多好玩的事,真真有趣。

  全书分五个章节——春、夏、秋、冬、又一春,读来轻松自如,像不小心走进了作者的自留地。看着他一点一点在原县委大院砌墙造屋,然后往屋里填充旧物件,真是什么都往里扔,旧录音机、旧打字机、旧唱机、旧柜子、旧书旧碟,这些旧物件堆出了一个“西街壹号”。我在心里暗暗惊叹,多么有情怀的人啊。如果到徽州,一定要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能遇上禾子。要是我上前来一句:乡亲们八点就休息了吗?不知对方会不会接上一句:西街壹号有两种时光呢。两个篇名就像接头暗号,让人不禁莞尔。

  时代越前进,人心越浮躁。很多人捧着一部手机就以为拥有了整个世界,但还是有人会捧着一本书去阅读,当然,这本书一定是你喜欢的。对了,《借个院子过生活》是我喜欢的,喜欢它轻松的笔调,无所不在的幽默味道和无孔不入的诗意,在字里行间渗透、散发,让我不知不觉放下手机,放下刷朋友圈的执念。

  在《抱歉,我没有看见你饱满的春色》里,作者写道:“看见梅花似乎握住了春天,兴奋的人们把本来就不宽的马路挤成了王府井大街。”还有,“我画饼充饥地鼓励自己,把2016年的第一次登山搞得像参加高考。”最后写道:“枝头挂着的梅花零零落落,像谢顶不彻底的脑袋。”作者还赋诗一首《金佛山看梅》,且摆上二句:晨钟暮鼓的遗址上/梅林早已花容失色/你们扮演了落地的花瓣/坐在佛的脚趾上喝着咖啡/我把所有的植物看成花朵。

  诗人写散文,真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便利,就像剪自留地的时蔬,水灵灵地摆上一圈,由不得你不赞叹几声。作者亦庄亦谐的笔调,吸引我一页一页地看下去,看完一遍,又翻了一遍。在《嘿,老军帽,新五星,漂亮》里,作者写道:“他拍得很投入,把摄像机当作了舌头,紧贴着年轻木艺师的手,如饥似渴,好像是要把这迷人的手艺吞进摄像机里。”看着这些信手拈来的好词好句,深深佩服作者的文字驾驭能力。把时间“浪费”在这本书上,值。

  我还有许多没有实现的愿望,包括去徽州,如今在我心里,徽州仿佛又添上了一个景点。作者经过一个菜担子时,曾说了这么一句话:多么水灵的植物啊,仿佛铺了一地大自然的语言。

  来自大自然的语言,多美啊。

责任编辑: 袁慧敏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