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宁海新闻

笔耕不息 卓越成就

——大翻译家叶水夫诞辰一百周年纪念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1年01月08日 10:56:57

  叶水夫照片

  

  力洋叶水夫纪念馆

  

  叶水夫翻译的著作

  叶柱

  力洋叶氏古宅中央份,是建于清乾隆中期的一幢回字形大宅,迄今已有二百五十余年,其东首后厢房紧临大门,厢房南山墙顶部山花下制有一幅“独占鳌头”灰塑图案,凸出墙面,历经几百年的风雨后,依然能让人感受到这户人家的书香之气。

  叶水夫出身书香之族,其祖上可从东苍叶氏一世祖唐吏部尚书叶温裕算起。叶温裕因不屑朱温篡唐,于公元907年弃官携眷自长安南归,最后到达东苍山涧之处,觉得此处背靠苍山,地方开阔,坐北朝南,涧水南流,遂于涧水之东侧卜居。定居后,温裕公喻子孙以耕读传家,要求“见事必忠信,持身先廉耻”,此一箴言遂成东苍、力洋叶氏家训。

  南宋丞相叶梦鼎是温裕公十二世裔孙,秉承祖训,立德立身,耿耿孤忠,名垂青史。明初直臣叶伯巨是温裕公十六世裔孙,因向皇帝上万言书规劝国事得罪皇帝,瘐死于狱中,明史有其列传,亦青史留名。温裕公的一分支十九世裔孙叶友乌于明嘉靖年间由东苍迁居西苍岭峧定居,其后代叶乾仁(温裕公二十七世裔孙)于清康熙年间迁居力洋,在力洋发展为大族。

  力洋叶氏秉承祖训,耕读传家,自清乾隆至光绪的一百七十年间,克绍书香,科举方面中过庠生(秀才)45人,廪生15人,贡生12人,水夫的曾祖父叶定边就是清同治初年的一名例贡生。叶颂清是温裕公三十三世裔孙,出生在力洋叶氏中央份古宅,后成为辛亥革命志士,是叶水夫的叔祖。叶颂清留下的遗嘱中有对后代的要求语:“努力上进,自食其力,读书报国”,“报国必读书,惟读书始能报国”,其箴言亦成为力洋叶氏的家训。叶水夫父叶显芳,上世纪二十年代以优异成绩考取北京大学,是宁海县第一位考进北大的学生。叶水夫是温裕公派下第三十五世裔孙,是迁居力洋叶乾仁的第八世裔孙。综上所述,叶水夫出身于书香之族,历历可稽。

  水夫于1920年出生于力洋叶氏古宅中央份,原名叶源朝,水夫是他从事俄苏译作时用的笔名,用久后,叶水夫便成为他的正式姓名。

  水夫有个胞弟叶源朗,少其兄五岁,也是一名俄苏翻译家,后改名叶濂,笔名应澄,英年早逝。水夫与源朗童年丧母,那时其父显芳正在北大念书,毅然放弃了学业,不再续弦,只带着两个儿子居住上海求学。

  我与水夫通信系自1998年春开始,直至其于2002年去世,历时整整四年。水夫出生在力洋老家,童年与青少年时期在上海,只是在抗日战争爆发后避难回家乡力洋住过短暂几个月,我与他熟悉也是在这段时日。

  关于他的求学情况,是他在与我通信中提及的。他写道:“我自幼在上海求学,1927—1933年就读于上海化城小学,1933—1939年在上海麦伦中学学习,其间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时避难回家乡(力洋)住过短暂时间,不久即赴宁波浙东中学借读半学期,又回到上海念书。1939年麦伦中学毕业后,考入沪江大学物理系肄业三年,1942年辍学。由于在中学时候接触到进步思想,向往苏联,1938年起就在课余入华俄夜校学习俄文。1942年离开沪江大学,开始从事俄文翻译工作。”

  这一段十五年上海就读历程,概述了水夫自小学至大学以及课余入华俄夜校学俄文的求学经历简介,水夫的学习之程清晰可见。前面提到水夫在抗日战争爆发后避难回乡,我与之相识,其时我正在县城的正学小学读六年级,也因日机轰炸宁城被迫离校返回力洋老家。我虚龄十二岁,水夫长我一岁,两家相距不到50米,孩子之间熟悉得快,彼此常在一起玩,一起自学功课。叶氏家族向来讲求长幼有序,我幼名显祚,是显字辈行第,与水夫父显芳同辈,水夫很有礼貌地叫我显祚叔,我则按族规“长侄同叔辈”叫他水夫哥。因此,后来在1998年我与水夫通信中仍旧延续这一称呼,乡情重现。

  抗战初期,水夫在家乡避难为时虽短,但他的印象却很深。他在一次给我的信中说:“对家乡印象不深,现在依稀记得我家大门外有一条小溪,还有一座小山。”他实在记得很清晰,门外小溪,力洋人叫它水圳,是叶氏上代引沥水溪的水进入村庄的大水沟。一座土山则是水沟东首的白岩山坡脚的一片高地,力洋人叫它高晒场,说土山也很像。

  1942年1月,水夫离开沪江大学,开始从事俄文翻译工作,走上人生奋斗之路。由于他在麦伦中学有过参加学生运动的基础,他很快就找到上海一家进步刊物《时代》周刊写稿,及时翻译报道苏德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讯息,迅速受到《时代》主编地下党员姜椿芳的青睐。

  姜椿芳(1912—1987)是上海译界著名人士,他悉心培养水夫,是水夫走上译坛的领路人,引导水夫走向终身为之奋斗的俄苏文学翻译道路。1943年,水夫受《时代》出版社之聘,担任该社《苏联文化》月刊翻译和编辑,从事革命工作,工作出色,不负姜椿芳所望。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水夫担任了新办的《时代日报》编辑和副刊主编。这年,他的第一部译作《不屈的人们》(苏联戈尔巴托夫著)由上海人文出版社出版问世,用的便是“水夫”笔名。1946年,时代出版社出版了水夫译作《高尔基早期作品集》(短篇小说集),受到读者广泛赞赏,水夫之名在中国译坛脱颖而出。苏联作家法捷耶夫在1943—1945年间创作出版长篇小说《青年近卫军》,1945年春,水夫在第一时间里翻译了这部《青年近卫军》中文版。译作先是在他编译的《苏联文艺》上发表,1947年结集由时代出版社正式出版,一时轰动了中国文坛,水夫之名大噪,崭露了头角,时年仅二十七岁。新中国成立的开国大典时,法捷耶夫以苏联文艺代表团团长身份出席典礼,期间与水夫会见,彼此就创作与译作的思维进行了深刻的交流。

  1948年,《时代日报》因宣传进步思想被国民党政府查封,水夫侥幸回到图书馆编辑部工作,在那艰苦奋斗的岁月中,水夫不改初心,克服工作上、生活上的各种困难,坚持译作。同年,水夫出版了苏联季莫耶夫的《苏联文学史》译本,得到学术界的高度肯定,说他为研究苏联文学开拓了道路。1949年全国解放前夕,水夫又出版了俄国乌斯宾斯基的长篇小说《遗失街风习》和普希金的《译站长》等翻译作品,都得到学术界和读者的高度肯定。

  一个从译界出道只有七年左右时间的不满而立之年的年轻译作者水夫,在当时环境如此艰苦的时代里,能锲而不舍奋斗不息地忠于自身立定的事业,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种艰苦奋斗精神出自他的顽强意志,确实值得同龄人仰慕敬佩学习的。

  从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宣告成立至1988年离休,期间除去“文革”十年,这三十年岁月是水夫在译作事业上笔耕不息的鼎盛时期,水夫名列译界巨匠,为中国的翻译事业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1949年10月1日,水夫被任命为时代出版社副总编辑兼上海编辑部主任。1956年,水夫调北京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工作,被评为研究员,任苏联、东欧文学研究室副主任,《现代文艺理论译丛》主编。在此期间,参加过二、三、四届全国文代会及文联主席团扩大会议。1964年,外国文学研究所成立,水夫被任命为苏联文学研究所主任。1978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水夫任该院外国文学研究所所长,学术委员会副主任。1979年,任苏联文学研究会(后更名为俄罗斯文学研究会)会长。1982年,任中国翻译工作者协会副会长、会长,兼《世界文学》主编。1984年,任中苏(后改名中俄)友好协会理事及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理事。

  在此期间,水夫还任过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一、二届外国文学评议组成员,全国哲学社会科学领导小组外国文学评审组组长;还担任过《马克思主义文艺理论丛书》、《外国古典文艺理论丛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外国文学卷》常务副主编,《世界反法西斯文学书集》副总主编等职。

  由于他数十年坚持致力于俄苏文学的介绍与研究,在中苏文化交流上作出了突出贡献,1987年被苏联莫斯科大学授予名誉博士学位。他曾多次对苏联、日本、德国、匈牙利、芬兰进行学术访问,并于1990年在南斯拉夫当选为国际译联理事。

  一次,水夫来信中向我介绍了他的家人。信中写道:“我的老婆许磊然,上海人,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审,译过很多俄国和苏联的文学名著,早已离休,身体多病……”“我们还有一子,在中国文联出版社工作……”儿子的名字未写出,后来知道是从母姓,名叫许佶。

  一家都是文化人,堪称书香之脉,文化之家。经查阅了一些有关资料,较详地得知许磊然的家世及其具体业绩。

  许磊然(1918—2009)原名许怡曾,出身名门。祖父许鼎霖(1857—1915),曾任秘鲁领事,回国后任资政院总裁、江苏省议长。许磊然与叶水夫是沪江大学同学,同样因学校于1942年1月停学肄业离校,亦进入时代出版社从事翻译、编校工作,与水夫一起走上俄苏文学作品翻译之路,成为译作家。1953年调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工作,任编辑、编审、编译、编校。她的著名译作有俄苏作家的《真正的人》、《日日夜夜》、《教育诗》、《最后一个乌兑格人》等等,影响颇大。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