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校园风  >  学生习作·高中

团蒲扇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1年04月02日 09:17:04

  风华书院高一(1)班石林骐

  生命就像是一枚玉环,行走了一圈,终又回到原点。再次踏进老家的大门,已是新年将至。

  走进记忆中的杂物间,掩上门,把那隆隆的爆竹声拒于门外。世界似乎清静下来。红木桌上倚着快失去光彩的团蒲扇,暗黄的扇面,干枯得似有些开裂,略有磨损的柄在昏黄的白炽灯下像是有些颤动,灯影荡漾……

  我愣愣地看着,记忆那有些暗淡的红幕布伴着空气中若有若无的灰尘味拉开,空中绽开的烟花收回她的臂弯,降落到爆竹中回去,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的老家。

  闷热的夏夜裹着些烦躁,幼小的我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奶奶便给我讲故事,从床头翻出把大蒲扇来。不知疲倦地扇着风,老式的挂钟滴答地响,凉爽的风携着故事进入了我的梦乡。

  那时蒲扇仍是新的,黄玉般的扇面,清晰的纹路,柄上的花纹惹人喜爱。无聊时我就偷偷翻出蒲扇来,沿着纹路用手指头画画,就像是我变出来的花纹一样,坐在地上,对着蒲扇哈哈大笑。蒲扇被握在我肉嘟嘟的小手里,随着我的笑声一颤一颤,他也很高兴吧!那时的我这样想。我一直把蒲扇当作我的挚友,看着他杏黄的扇面,忍不住拉他到面前说些我一直藏着的小秘密,现在也记不太清了。或许,蒲扇还记着吧。

  夏天夏天悄悄过去,留下多少美好的回忆。于是记忆里老家的味道,便和这蒲扇编在一起了。

  却说现在,炎炎夏日里人们能窝在凉爽的空调房里酣睡,没人再愿意摇起这费劲的团蒲扇。时代是进步的,再好的团蒲扇,也会在时代这加速流淌的激流中被冲刷去。我也许是个比较念旧的人吧,不管离家多远,夏夜的梦,老家总会和蒲扇一起出现在我的梦里。朦胧的,又看见家人,一颗飘忽不定的心,就这样被安顿了下来,规规矩矩地坐落在胸膛里,稳定地跳动着。这时候,老家便成了一针镇定剂。曾想着,我在这梦里一直过下去可好?

  但家终究又只是一个供我临时停靠休息的港湾,年轻人还是有自己的诗和远方,就算再不情愿也得爬起来追梦。读书的日子里一直是这样,梦中的蒲扇和温暖的床,如今我总算回了老家。有家,真好!凡经历过离家的人都明白,哪怕自己所躺的床有多柔软,怕也会常常念起老家的硬板床和蒲扇陪着自己渐入梦乡。

  虚掩的门被风悄悄吹开,烟花重新升起,绽开。蒲扇随着灯影慢慢变暗,手不知怎的便抚摸扇面。在该拼搏的年华里,能在家中小憩也是一种奢望,却是在心里时不时冒出这些念想。

  我拿起蒲扇又扇了扇,这念想,伴着徐徐的风儿,揣进心里……

  编辑点评

  这是一篇借物抒情的散文。文章若行云流水,文笔优美,画面清晰。一般散文的特点是:形散,神不散。这篇散文亦是。小作者紧紧扣住“团蒲扇”这一思念的媒介载体,从过年回老家的“邂逅”,到追忆童年夏夜的团蒲扇带来的温情,再到抒发离家求学对老家的念想,对老家的眷恋,对亲情的依恋,对童年的怀念,呼之欲出。文章以富有哲理的句子开篇,以意蕴深刻的写景结尾,凤头精美,豹尾有力,是篇佳作!

责任编辑: 童碧珍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