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宁海新闻

大姨娘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1年09月03日 08:57:35

  仇叶祥

  大姨娘1936年出生,豆蔻年华时正好赶上新中国成立。土改工作队进村,她和村里的年轻人敲锣打鼓到村口迎接。因工作积极能干,深受工作队赏识,很快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

  我母亲常说,你大姨娘八字命好,在七个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上有姐姐顶着,不用做太多的家务活,又有勤劳的哥哥帮父亲干农活,她不需要经常上山砍柴、下地干农活。青少年时代,就有较多的时间干她自己喜欢的事。她头脑聪明,天性好动,只要一有空闲,就和小伙伴们玩踢毽子、跳绳、老鹰抓小鸡、撮影、来(滚)铜板、抛三乌、挑柴棒等游戏,而且样样玩得得心应手。我小时候常跟在大姨娘屁股后转,看她玩各种游戏都是赢家,幼小的心里很是佩服。

  土改工作队进村后,大姨娘天天往队部跑,有时连吃饭都赶不上。她多次跟我说过,那时你刚满周岁,我常抱你到工作队队部玩。你长得白白胖胖,鼻梁高高的,眼睛、嘴巴虽不大,但五官端正,整天眯着小眼睛,咧开小嘴只知道笑。你生肖属虎,长得虎头虎脑,你妈又给你戴上虎头帽,穿上虎头鞋,看到生人从没有胆怯过,工作队里的人都抢着抱你、亲你。外婆有时候抱怨大姨娘整天不在家。她总是托词说,我带着外甥在外边玩,这小家伙玩得可开心,赖着不肯回家,我有啥办法!我是外公外婆第三代中的第一个孩子,他们都十分疼爱我,听了大姨娘的解释,也就没有话说了。

  仇全苗杏树村人,从小父母双亡,家贫如洗,兄妹3人相依为命。后来为了活命,妹妹被带到岙胡村当童养媳。哥哥全根被抽了壮丁,到国民党部队当兵。解放战争时部队起义,哥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在剿匪战斗中,奋勇杀敌,曾荣立二等功。朝鲜战争爆发,他为了保家卫国,随部队赴朝作战,在战斗中壮烈牺牲。仇全苗是响当当的烈士家属。土改工作队觉得他苗红根正,作为重点培养对象,他很快加入了共产党组织,还当选为村农会主任。

  杏树村土地改革后,农民有了自己的土地,生活一天天好起来,村里的年轻人在仇全苗的带领下,组建了滴笃班,他就成了班主,还在剧中饰演老生。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时,他饰演祝员外。大姨娘在戏班子里饰演小生,演《梁山伯与祝英台》时饰演梁山伯。那时大姨娘圆圆的脸蛋,一副圆润的好嗓子,很多人说她像大上海越剧名家徐玉兰。饰演祝英台的金凤阿姨,和大姨娘同住一个道地,俩人从小投缘,早就义结金兰。金凤阿姨身材高挑,大姨娘演出时,只得穿上更厚的戏靴与她配戏。

  大姨娘和仇全苗白天在一起工作,晚上同台演出,日久生情,几年后结为夫妻。婚后不久,大姨丈去深甽轧米厂工作,后来还当上了厂长。从杏树村到深甽有30里路,要过方前大溪,还要翻越谷峧岭,去轧米厂上班需要走半天。厂里工作忙,大姨丈很少回家。1956年,他们有了第一个孩子,大姨娘显得更忙了。六十年代初,国家困难时期,大姨丈响应党的号召,下放回家务农,当上了生产队长。他下半辈子都和泥土打交道,抲犁打耙样样都会,人又十分勤做,是个老实巴结的好农民。

  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大姨娘家,常去她家玩。她家在村庄最南面的饭店坑边,抬头就见相见岭和雷婆头峰。这里的夏天更好玩,白天可以在溪坑里抲鱼、抲虾、翻石蟹。大姨娘抲倒退乌郎(溪坑虾),是村里出了名的,烧夜饭前,她卷起裤脚跳到溪坑里,十几分钟就能抲来一小碗乌郎虾,让姨丈当下酒菜。

  夏天的晚上,把门板搁在大石头上当床,吹着凉风,闻着菁蒿点燃的香味,听大人讲故事、唱越剧,我慢慢地入睡。我经常吃住在大姨娘家,1957年初秋,已到读小学年龄了,还整天在大姨娘家玩。刚好仇家小学的老师到杏树村动员学生报名,发现我已到入学年龄,逮个正着,大姨娘立马为我报了名。

  八十年代初,农村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生产队解散,农民生产积极性提高,种植的粮食填饱肚皮后还有剩余。国家政策又允许农民搞副业,青年人可以外出赚钞票了,大姨娘把大儿子送到外地学木匠。大儿子学木匠满师,又让小儿子跟着哥哥学木匠。自己买了台爆米胖机,在仇家、杏树、岙胡等周边村庄放米胖。那活又脏又累,本不是女人干的,大姨娘不怕吃苦。只要有钱赚,也不怕别人背后议论她,一毛钱一铳,赚得很开心。一天下来,毛票角子能把口袋塞得满满的。几年后,大姨丈勤做,大姨娘放米胖赚现钱,生活上又勤俭节约。自留山上有树木,从黄泥塘买来砖头瓦片,请泥水匠、木匠,造了3间楼屋。

  放米胖,春节过后就没有生意了。这时村里有户人家因补鞋活少赚不到钱,要把刚买的补鞋机卖了。大姨娘就打起补鞋的主意,她从邻里手中买来这台补鞋机。这台补鞋机由临海人李书福(现在的汽车大王)家庭厂制造,特别好使。人家补鞋寻找客户往城镇跑,大姨娘却选中了偏僻的山村,到凤潭片山里头寻生意。她知道山里人刚脱了草鞋、抛了车胎鞋,现在上山落洋都穿跑鞋。跑鞋破了小洞,又舍不得抛掉,需要补鞋的人就多。大姨娘补鞋,补小洞收5分钱、补大洞收1角钱、贴鞋底收1.5角钱,价格合理,很受山里人欢迎。

  我妹夫是下河村人,那是凤潭片较大的村落,现在是宁波市第一长寿村,长命112岁的朱土花老人,就是他的奶奶。大姨娘把妹妹家作为补鞋的根据地,向周边村庄辐射。大姨娘边补鞋边唱戏,一个人唱时既唱生又唱旦,《梁山伯与祝英台》《血手印》《盘夫索夫》《盘妻索妻》《追鱼》等年轻时演过的戏,都能从头唱到脚。她还随身带着几本发黄的越剧剧本,空闲时边看边哼,哼熟了又唱给别人听。山里人也有会唱戏的,还有人在村剧团演过戏,大姨娘这一唱,把她们嗓子吊得痒痒的。大姨娘一旦遇上知音,双人对唱、三人连唱,能把大半村的人都吸引到补鞋摊旁。那时凤潭山里片,没有人不知道有一个会唱戏的补鞋阿姨,大家都跟着我妹妹叫她大姨娘。

  大姨娘在补鞋时发现,这些山里人做木匠的特别多,改革开放后如鱼得水,年轻木匠都到新疆、兰州、包头、宁夏等西部边陲赚现钞票,每天都有邮差送来的汇款单。她灵机一动,把大女儿许配给桐树岙村的木匠刘宽武。小女儿又到婚嫁年龄了,把她许配给细坑村的木匠洪培路。细坑村是凤潭片最小的村庄,有人说大姨娘不应该把小女儿许配到这样小的村庄。大姨娘十分自信地说,我选女婿选的是人品和手艺,与村落大小没有关系。

  我的两个表弟金秀、金锋木匠活都干得不错,和姐夫妹夫一商量,四人结伴去外地赚钞票。大表弟吃苦耐劳,婚后带着妻子在内蒙古包头开了木匠铺,一干数年,还在那里生儿育女。小表弟头脑精明,天生是个做生意的料,从大西北赚到近千元钱后回家,又向亲朋好友借了1000元钱,在宁波市郊区租房开作场做家具,在三号桥租摊位卖家具。淘得第一桶金,还清债务后,凭着善于经商的天赋,小作场变成了有一定规模的家具厂,三号桥的摊位一次次扩大。有了商机,他把哥哥从内蒙古叫回家,也在宁波市开作场租摊位卖家具,兄弟俩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赚到钱后,他们先在宁波买套房居住,再在轻纺城买了几间商铺。那时宁波房价低,现在房价翻了10多倍,村里人都说,兄弟俩的资产,在杏树村已是响当当屈指可数。

  两兄弟在宁波站稳脚跟,没有忘记姐姐和妹妹。姐夫和妹夫先到家具厂做工,姐姐和妹妹在三号桥帮着卖家具。姊妹俩血液里流淌着大姨娘的遗传基因,一个个能说会道,很快自己开起了店铺,也在宁波买房定居,现在大姨娘的四个子女都成了宁波人。

  十年前,大姨丈辞世,两表弟想接大姨娘去宁波享清福。大姨娘坚决不同意,还振振有词地说:你们白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把我一个人抛在家里,站在高高的阳台上朝着天空看白云,哪有住在老家到处可以讲白谈自在。在家乡我还可以和老姊妹们一起到庙堂念佛、一起到附近村庄看戏。再说村口还有一块地,可以种洋芋、种芋艿。掏来洋芋、芋艿,你们带到宁波去吃,就忘不了生你养你的这块土地。兄弟俩无奈,只得让老娘独自在老家居住,只有节气头日,来看望她老人家,尽量安排时间,多陪她住上几天。

  大姨娘今年已86岁高龄,满头银发,身体虽发胖,但身子骨还硬朗,还能在家念经、串门讲白谈。若遇仇家、杏树村演戏,还能从开锣看到散场,高兴时还能跟着唱几句。大姨娘这辈子真是遇上了好时代,祝福她健康快乐、长命百岁。

责任编辑: 赵稚娴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