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校园风  >  学生习作·初中

有一种甜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1年11月26日 09:21:29

  青少年宫阳光文学社严程炫

  现在,我们就在杜鹃山的山底。我们将要攀登。

  开始的路段,战歌高唱。对于爬山,我们很有自信,好像还没至顶,就看到了眺望高处的美景。我们携带充足体力,穿梭林岩之间,一心求快,一心求高。我与张哥并驾齐驱,不时回望后面的人,讥笑着。爬山之余还有兴致聊天,聊考试之简单,聊学习之简单。这爬山的路,好像也很简单。

  之后,我们就看到了一种不一样的树开始零星分布路旁。叶子是难得的紫色,树圆干润,根挺枝细,如君子般挺立。我与张哥和追上来的小孔,喘着气赏大山。我们开始观望顶端。看起来高不可测,可我们都很有信心,尝到甜头,就要往高处寻更多的甜。

  体力开始透支了。我们已爬上300米,可此峰有600余米,太阳已将至头顶,正是暑时。我们将汗流入泥土,复爬,但身体早已酸痛。此为山路,多凸石,少平地,且遍地坑洞,鲜有人往,好多人放弃了步道,选择驱车往盘山公路上驶。我们选的捷径极费体力,陆续有几人已经原地休息,我也蹲了下来。

  “……不要停!起来!长风破浪会有时!终要到的!……”

  我被此念头催得起来,于荫地消了会儿热,又慢速上爬。之前无言的小吴已经在我的前头,我有些嫉妒。哼,趁着我们休息时前进,占便宜!我愤愤地咬咬牙,往上快速奔去。跑了一会儿,回望无人,我竟有些莫名愉悦。这么快啊!我顿感轻松。

  忽然,我被身后响动惊得不得不回头。原来是小叶要回去了。他的腿据本人所言已无知觉,他说什么也不肯再往山道上爬,于是他父亲领他往公路下走。捷径永远使人疲倦,有人选择安逸地往公路走,可半天也只上了一点。我们走山路虽累,但不觉中已行过半的高度了。看来开始的选择是正确的。

  最后的百余米最是煎熬,沉重的煎熬。以为至顶,另一峰却又忽现,似陷入循环,跌进无穷。“不识庐山真面目”,已辨不出在何高度,现在是这样的风景,往上一段好像还是这样的风景。我们休息的时间比爬的时间还要长久了。这好似是每一个选择捷径者必然经历的瓶颈期。不历风雨,哪得彩虹?

  “到顶了!到顶了!”

  我加快了脚步,迈上阶梯,踏进一个空旷的场地。身旁是闲云,上空是蓝天。我感觉到如释重负,心上重担卸去。凭栏处,青山白云皆有闲情雅致,真可谓“一览众山小”。我如同凌驾云霄,飘飘然有神仙之感。回望爬过的山路,我们有甜,有苦,有笑,有咬牙的坚持。坚持就是由甜至苦,再至甜。爬山的坚持,只要再努力一些,不就会有美丽风光吗?生活的坚持,不也一样吗?登顶之后,我们互相击掌,痴愚一般疯狂地对着远处的风景挥着手,高呼着。

  有一种苦,叫坚持,有一种甜,也叫坚持。

  (指导老师:胡燕琴)

责任编辑: 童碧珍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