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以诗之名义回归——孙武军《李煜》诗品析(下)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5月06日 09:43:29

  南溪生

  (四)

  孙武军是第一届青春诗会成员,朦胧诗的代表人物之一,他的身上有不可避免的那一代人的时代迷茫,也有他们的理想情怀,诗歌于他们既是自救的过程,更是反思、叩问和探寻未来道路的凭借。他们的诗歌,像一挂长鞭总能深深挞进人的骨髓,叫人生出触及灵魂的坚实的疼痛。当然,这种疼痛和李煜的疼痛不是一回事,但因为诗人的身份和天性,决定了他们心里的某一根弦是相通的,纵然隔着千山万水、隔着千年时空,稍一拨动,诗人与诗人的两颗心灵之间就会产生共鸣。

  “事物要多么纯粹

  才能经受你这么简单的深情

  你寂寞梧桐

  你帘雨潺潺

  你就是东风又来小楼,你就是永生的月光

  无意间洒满故国”

  如果说,前面关注的是人对于物的感受,人不能承受“物”的失去,这里则主客体正好反过来,从物的角度写对“人”的感受。寂寞梧桐,潺潺帘雨,小楼东风,永生月光,这些都是李煜词中惯用的意象,但诗人引用这些意象,并刻意制造出一种物人混淆互化的效果,皆是因这情太纯、太深、太苦。非如此不足以表达。王立群教授曾说,“李煜用最平实的言语,写出了常人无法体会的情感,李后主后期的词,只能看到两个字——绝望”。

  “李煜,你说为什么杀死过无数皇帝的毒药

  杀不死一句天上人间”

  全诗至此戛然而止,是最高潮,也是结束。诗人既是在问对方,其实也是在自问。但答案显然早已在诗人心中——万物皆灭,唯诗永恒。

  诗人孙武军自己这样评点李煜,“作为一个好诗人,他最突出的特质是简单平常,他将那么简单平常的语言运用得如此动人,实在是因为他情至深处,与天地万物交融”。

  回到一首诗为什么会成为好诗、特别是具有典型意义的好诗这件事上,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要有博大深沉的诗核,它应该是具有像诗人荣格所说的“由作为人的诗人的心灵向着全人类的心灵发言”的精神境界。《李煜》表面上是一首怀人诗,实则上是一首探讨身份意义、存在意义、诗歌意义、诗人意义的作品,具有丰富的延展性、强烈的思辨性。

  (五)

  2020年的深秋时节,诗人孙武军在宁海图书馆举办了一场诗歌分享会。不知是不是因为诗人到来的缘故,这天午后,天气忽然就阴郁了起来,也仿佛有着一股子诗人气质。诗人带来了他停笔20年后带来的新诗集《在这一天失恋》,《李煜》是诗集中的一首,而整本诗集中这样的好诗俯拾皆是。在此再摘录一首其以《诗》为题的诗,类似于他的一种宣言——

  “我要写一些又老又硬、布满青筋、皱巴巴的诗

  这些诗里挤不出水,更不要说乳汁和蜂蜜

  不论是割掉、焚烧还是腐烂

  那些柔软、富有弹性的诗意恍如隔世

  我只是留下声音的核,就像松鼠埋下一枚坚果

  声音会长成我找不到的那片森林

  收缩仅存的温暖,收缩到崩溃千里之外

  温暖,温暖,温暖,建筑因不寒而栗拔地而起”

  和当下一些所谓的前卫诗人以诗歌革新为名突破种种底线的尝试来哗众取宠不同,孙武军这一代诗人仍在自己的诗歌田园默默耕耘播种,他们淡看风云,目光深邃,心态平和,他们也在创新和探索,但他们更有他们的坚守。

  法国诗人圣琼·佩斯曾说,“借着诗的恩惠,让神闪烁的光芒永远存在于人类的打火石中”。人类有诗,是人类之幸。致敬所有与孙武军一样手握开启神圣光芒的人类“打火石”的诗人们。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