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我们的节日·端午节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5月27日 09:03:52

  西江月?端午

  黄旭峰

  几缕粽香窗外,一双蒲剑门前。汨罗五月赛龙船,擂鼓声声渐远。

  香草美人何在?楚吟已是千年。沧浪之水濯忠廉,后世骚人怀念。

  南歌子?端午

  徐丽

  恰是榴花艳,端阳细雨濛。山河仲夏正葱茏,新月一钩镶嵌,水淙淙。

  辞赋凝华韵,离骚入楚风。梅黄艾碧缀门庭,角黍香囊舟竞,吊诗翁。

  浣溪沙?端午吊屈子

  袁学飞

  历史烟云再复寻,每逢今日念伊人。敬香斟酒意纯真。

  一曲离骚留史册,九歌天问震乾坤。满怀正气岂沉沦。

  打个电话,问一问老县长陶渊明同志

  潘志光

  二千多年前的一天

  一个携着枯藤色情绪的诗人

  在汨罗江划了个伤口

  江河溪流都长起芦苇般诗歌的植物

  每年端午,我们总是带着粽子

  伴着河水行走

  或多或少,捞来一些湿漉漉的诗句

  拎在手里,扛在肩上

  今年,自己动手包裹粽子

  裹进友人祈盼的目光

  我们以笔和手为桨,划着小船去大江

  批量地打捞诗行

  没有内容的闪电,我们不去理睬

  如有彩虹,我们也会撕几尺系在船头

  拣清诗行上粘着的水草

  用自来水洗去诗行上的泥沙

  晒干。熨平。装订

  把诗篇交给文联,还是出版社?

  打个电话

  问一问老县长陶渊明同志

  登问天台

  陈剑飞

  奇峰独立,四周深不见底的黑

  这条屈原想得到答案的山径

  仍然寂寞荒凉,访客稀有

  午酒未消,打德夯苗寨顺过

  沿窄窄石阶攀登,浮云托于身下

  一口气爬到这天坛高台

  风从深谷里吹来,有些恍惚

  有些古寒的东西渗入鞋底

  群峰环峙,仿佛已被俗世遗弃

  这问天台是专为诗人而矗立

  还是场景附会,为表演

  为那首长长的天问寻找落脚

  二千多年过去了,没有人回答你

  没有哪个王朝因一首诗而改变

  空谷回荡,你那尖锐的声音

  冥昭瞢闇中的混沌,谁能极之

  当我低头往回走,宇航员正出舱

  也没解密当年仰天高喊的问题

  怀念屈原

  应满云

  汨罗江今天涨潮。一个

  清癯的身影,被许多粽叶

  包裹,怀念成

  一副香草美人的模样

  一位抚髯的诗人腰别香囊

  怀抱着《离骚》

  一声天问,一袭长衫

  将忠言逆耳投向江面

  溅湿,一片楚地的旌旗

  绝尘而去,一沉就是千年

  每年人们用浓粘的情感

  上下求索,然后

  湿漉漉地捞起,挂在门上

  用艾草蒲剑浮云飘风

  滚滚红尘,一个屈组合

  一个原,像风在江中哭泣

  掩没来路。而龙舟

  在擂鼓竞桨中,追寻一个

  叫端午的流年伤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