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五月五安康是福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6月10日 09:30:43

  西湖雨

  小满后,天天雨。

  张忌在朋友圈说“这雨没完没了”,八士巷说“这样的雨下十天,你还想干点什么。”是啊,干点什么好呢?初夏,无尽雨。天要落雨,娘要嫁人,很无奈。不过按小时候的我,要么出去玩雨踩水;要么跟着外婆和母亲坐在二楼窗前,她们做衣裳,我玩布头。

  临近端午,天气潮湿又闷热,各种细菌繁殖也快,俗称农历五毒月,是一年外界邪气最重的时候,人也最容易受五毒侵害。五毒月还包含了一年中最毒的九毒日,在这个月内,阴阳之气争斗失和,阴气频出,邪气作祟,蚊虫、细菌、病毒,这段时间的活动最是凶猛猖獗,加上多雨,偶尔乍暖还寒,极其损阳气,耗精元。所以五月又被称为“恶月”“郁蒸”。

  《东京梦华录》里说:“自五月一日及端午前一日,卖桃、柳、葵花、蒲叶、佛道艾,次日家家铺陈于门首。”宋时的人们,把这些能够辟邪、祛湿、驱虫的植物挂在家门上,来守护家人的安康。端午节人们插艾草、洗艾澡、喝雄黄酒,给孩子们系上五色线、挂香囊的习俗也一直沿袭至今。

  恰好美术课上到《奇妙的昆虫》一课,于是周末宅家做了一对布艺蝉带进课堂,给孩子们讲讲端午除了吃粽子纪念大诗人屈原以外,还有赛龙舟,白娘子与许仙的传说,校园课堂里过节也要有形式感。

  顺便也聊起了我小时端午节讨香袋的情景。在端午那天村里的新媳妇早就准备好了香袋,等我们去讨要。香袋网状,内装一枚樟脑丸,村里新媳妇娶进的多,那么小孩子胸前的香袋也挂得多,小孩们雄赳赳气昂昂佩着香袋窜村而行。夜里睡觉时取下挂到蚊帐钩子那里,枕着香味入梦。第二天起来又挂回胸前上学堂,五色洋线钩的香囊又香又好看,女孩子们会美上好几日。

  我得空了也会缠着母亲买钩针,买彩色洋线。

  像这样的雨天,蚂蚁搬家,河塘漫坡,田埂间流水哗啦啦,青蛙躲在荷叶下,门前屋檐水嘀嗒。外婆纳鞋坐屋檐下,外头是出不去了的,无奈的我只得掇把小矮凳倚在外婆旁,有模有样,跟着外婆学绣花。

  晚饭后我们纳凉星空下,微风习习吹拂弯月牙,萤火虫在眼前闪烁,大人们聊着我们听不懂的话,关于那些吐着长舌头,睁着绿眼睛的吓人鬼怪都躲到了扁豆架下。

  当蝉的嘶声最烈时,那陌上荡着的各种瓜果,应该熟了,自然令我馋涎欲滴的。宁海有句老话,冬天吃甏,夏天吃荡,就是指荡在藤蔓间的各种瓜果。当然还有一样有趣的事情,就是在藤藤蔓蔓间搜寻一种叫金虫的甲壳虫,别看它们背着硬硬的壳,展开来却是轻盈的翅膀,抓了来用绳子绑住它的一只脚,牵住一头,让它嗡嗡地飞,觉得无趣了,再放归。基于这些童年总是美好的。

  我晓得蝉,也知道金虫,还画过一只蛐蛐,城市里长大的同事毛老师说可能是蝈蝈。现在的孩子们就只能指着书本图片说是某某虫。

  课堂上我继续讲着初夏我与虫儿的那些事,小时就这样在蝉鸣中过完了暑假。

  绣完一只蝉准备再做一只荷包,风一缕,雨一线,缕缕线线绕的是思念。

  愿大家五月五安康是福。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