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文贤渡楚贤的传说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6月17日 09:24:12

  叶雅琴

  宁海盖苍山下,沥水之北,一个世称“苍山之麓,沥水之阳”叫沥阳(现改名力洋)的地方,生活着一群吃苦耐劳、勤俭智慧而又耿介侠义的饮食男女。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溪而饮,犁田而食。所背靠的盖苍山山高林茂,郁郁苍苍。

  据后世光绪《宁海县志叙山》记载:“盖苍山,县东北三十四里,高五百五十七丈,最高处曰‘磨注’,迥出东北诸山之上,晴日登览,宁绍诸郡并在指顾间。”最高峰称摩柱峰,濒临东海,海拔较高,常年云雾缭绕,故称东海云顶。

  盖苍山上有一桃花坪,因此源自盖苍山的溪流,称为桃花溪。桃花溪一路欢歌,向南穿山越岭,跨涧跃路,藤树相间,一派原始秘境风貌。

  沥阳东北部有一村,名岭峧,系西仓溪源头,名如其形,山高岭峻,风光秀美,俨然世外桃源。因濒临胡陈港和三门湾,由海水长期冲击形成淤积平原之故,横亘于东仓和西仓间的隔仓岭,山道蜿蜒,树木葳蕤,山谷清幽,涧水潺潺,四季流传间,杂花异草次第枯荣,别有一番野趣。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后生,一个叫文贤,一个叫楚贤,俩人赤胯臀打交,亲如兄弟。平时孟不离焦,焦不离孟,不管种田打稻,还是吃喝玩闹,都厮混在一起,被笑称“难拆对”。虽然长得都还人模狗样,终因家贫,勉强度日,均未娶上媳妇。两条光棍凑一起,也会打从读过的书中琢磨些做人的道理,谋划下今后的出路。

  随着张道士得道成仙的事越传越神,本就对黄老之术有几分痴迷的文贤与楚贤,决定学张道士,一同上山修道。选来选去,他们选中盖苍山深处的桐油洞作为修道场所。桐油洞是天然石窟,里面有半间屋那么大,还有个天然石桌,足够挡风避雨,而且深山密林,极为清幽,对修道十分有利。若在周边辟点田地,种点吃吃没有问题。

  俩人打点好诸多俗事,于某日一早,背上包袱,沿着岭峧弯弯曲曲的鹅卵石路上山。饿了吃点干粮,渴了喝口溪水,说说笑笑,倒也轻松愉快。这不,一走就把大雁岩塔、长洋、山湾、大白水、小白水、滴水山、饿死窑、大转髋、马车门杠、黄狗睏、尖耙弯等山山弯弯甩在后面。

  眼看再半个时辰就能到桐油洞,不料路边突然冒出一间茅草屋,里面还传来一个女人“啊呐天噢”“啊呐娘噢”等忽高忽低的哭泣声,衬着这四周杳无人烟的荒凉萧瑟,听着甚是悲苦。两人不约而同进屋察看。发现是个很年轻的少妇,如今披头散发,形容憔悴,眼睛哭得又红又肿,一个男童在她怀里缩成一团,肩膀一抽一抽。见俩人满脸同情开口讯问,那少妇顾不得眼泪鼻涕,边哭边告诉他们,她刚死了男人,儿子只有2岁,不知以后该怎么活下去。文贤与楚贤笨嘴笨舌诺诺劝慰了几句,摸摸各自干瘪的钱袋,到底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眼看那妇人走投无路,本就软心肠的文贤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将楚贤拉到屋外,开口道:“这母子太可怜了,如果没人照顾,肯定活不了,所以我决定留下来,不去修道了。”让楚贤一人去桐油洞修道。楚贤开始不同意,说好的两人同修,怎么临时反悔?但文贤态度坚决,他只好悻悻离开,独自去桐油洞开始修道生活。

  春去秋来,时光荏苒,一晃16年快过去了。期间,文贤以正当男劳力,开荒、种菜、养家禽,苞芦、番薯、五谷丰,为那母子撑起一片天,夫唱妇随,日子太平,而那孩儿如今也长到18岁,成人了。

  一天夜里,文贤去田间放水,突然看到好几只青蛙“呱啦”“呱啦”,拼了命在抢一个玉芽,那玉芽是从月亮上跌落的,纽扣大小,却发出耀眼的光芒。文贤福至心灵,上前一伸手抢了过来,一口吞下。刹时,他眼前霞光万道,万紫千红,一阵阵美妙的仙乐如缕不绝,他身轻如燕,即刻便羽化成仙。

  文贤得道欣喜之余,不免想起16年前一同发心修道的好友楚贤,不知他得道了没有。于是,第二天他化身一个姑娘,花容月貌,前去桐油洞一探究竟。“她”跟楚贤说,天色晚了,能否在桐油洞借宿一宵。楚贤见是个姑娘,推说男女授受不亲,不予接纳。文贤卖惨示弱,说这荒山野岭的,“她”实在害怕得紧,而且明天一早“她”就去象山,不会有人知道说闲话的。于是,楚贤安排文贤睡他的床,自己则在锅灶膛边将就了一晚。

  次日清晨,文贤起床,特意将一只金戒指藏在被子里,然后向楚贤道谢后告辞。楚贤过来收拾被子,从被子里掉出那只金戒指,心中不由一喜,虽然内心有些纠结,但是贪心占了上风,犹豫了一下,把它藏了起来。

  不料没过多久,已经辞行的文贤却去而复返,说自己丢了戒指,问楚贤是否见到过。楚贤强自镇定,回答说没见过,想把戒指占为己有。

  这时,文贤恢复原身,叹了口气,摇摇头对楚贤说:“你色死财不死,虽无色心,贪财之心却还在。”接着说了句:“文贤渡楚贤,还须二十年。”楚贤“扑通”一声跪下,跪得膝盖生痛,慌不择言:“文贤,我、我、我……”羞愧得再也说不出话来。

  然后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楚贤膝盖跪着的地方,茅草杆长啊长,长啊长,直往他膝盖上顶,顶得他膝盖受刑一样疼痛。终于,在跪足20年,一分钟不多、一分钟不少的时候,楚贤在文贤接渡之下,也得以修道成仙。两个昔日好友,一个修行于尘世凡间,一个修行于天地自然,终于殊途同归,得道成仙,永永远远过上了逍遥快活的神仙日子。

  (根据力洋岭峧村叶显杭老人口述改编)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