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缑城周刊

家常豆腐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7月13日 09:17:15

  风笛

  有朋自宁波来,带她去前童逛逛,顺便吃豆腐,纯纯的吃豆腐。

  在外面吃饭,几乎每次都必点豆腐这道菜,油豆腐、红烧豆腐、麻婆豆腐、鱼头炖豆腐、抓炒豆腐、腐皮黄鱼、沸腾豆腐等等。在我眼中,豆腐应该是最随和、最百搭、最好吃的食物。夏天食欲不振时,一盘拌豆腐便能大开胃口。麻婆豆腐则属冬天的经典菜系,拌着米饭就能让人温暖一整天。

  但要吃地道的豆腐,还要到前童。在前童,豆腐不叫豆腐,香干、老豆腐、空心腐统称“前童三宝”。不管是从字义上看还是从各方面的解释上,都有很珍贵的意思。由此可见当地人对豆腐的宠爱。据说,前童豆腐的制作工序非常讲究:六月豆配上前童清澈的山井水,用石磨手工磨制出浆,大豆里透着萌芽时的草根清香,因而做出的豆腐也能保留大豆本身的清香甘甜,21道工序,从浸泡、磨浆、滤渣、点卤,一丝一毫都不能马虎,叫“三宝”也算名副其实。

  说起豆腐,文人多是诗意田园,“种豆南山下,霜风老荚鲜。磨砻流玉乳,蒸煮结清泉。”“旋转磨上流琼液,煮月铛中滚雪花。”

  古人有N首诗词,当代人也有N篇散文。散文大家汪曾祺就专文写过豆腐,他在文中说,香椿拌豆腐是拌豆腐里的上上品。一箸入口,可以三春不忘。

  相比文人大家的三春不忘,豆腐于我则有另一种叙事。小时候,豆腐是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硬菜,被视作“过年的肉食”,煎炸炖煮,可荤可素可搭配一切食材。家中最常做的是煎,也叫家常豆腐。白白嫩嫩的豆腐切成长方块,轻轻丢进烧热的油锅里,上下翻煎,双面金黄时,倒上酱油等佐料,加入沸水翻滚。“滚”的过程就是小火慢炖过程,心急则吃不了热豆腐。锅中的咕嘟声,灶膛里劈啪的柴火声,也算活色生香的烟火。

  至今,记忆中仍有一盘热气腾腾的家常豆腐,那个画面好像定格成了电影镜头,泛着温润的光,无数个寒冬,不知看到什么,就会触动记忆中的那个开关,陈年过往就会哗啦啦地涌出来。那时候,也不过是一菜一粥,但那是来自家乡的温暖。

  应该感谢复合调味料的出现,给我等不会下厨的懒人一种新的烹饪体验:只要买来各种豆腐,调味则交给标准化的预制料包,既保证了食材的卫生健康,又可以兼顾口味。特别是麻婆豆腐调味品,对于我来说,简直是量身定做,用最短的时间,就能为家人准备热气腾腾的一盘。

  走了好多地方,吃了各种各样的豆腐美食,但还是觉得前童人把豆腐的做法发挥到了极致,煎、炒、蒸、拌、煮,花样百出,并延伸出一道十味豆腐宴,还有一个豆腐文化节。“豆腐十八配”,彰显的是豆腐的随和百搭。不过,在所有的花样翻新中,我还是最喜一清二白的前童三宝拼盘,爱它们的简简单单、素面朝天,吃的就是豆腐原始的平淡和鲜美。

  不过,在这个炎热的盛夏,来一盘拌豆腐倒是极好的。简单的浇一勺佐料放到豆腐上面,就是完美的搭配。天气那么热,所以才要吃凉凉软软的豆腐啊!当然还可以来一杯冰豆浆或豆腐脑作为标配的。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