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凭吊方正学先生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7月22日 09:05:00
不低头(赵安炉 摄)

  陈剑飞

  方祠石碑重见天日

  在人们遗忘角落,从废墟残瓦里

  挖出,已经风化剥落明代石碑

  方孝孺祠堂重建时树下,隐隐可见

  树碑人初心犹赤,碑中长文

  旧县志里又加叙了一段蒙冤插曲

  祠从城外龙山移下,庑殿颓废

  向上隍畈移建,香火重新照耀故里

  悲怆安魂曲,重回读书人耳边

  又许多年过去了,又许多人淡忘了

  庸常的活,渐渐弥淡刀下血腥味

  埋没的碑,今天忽然重见天日

  隐喻着血性精神,终究不灭

  总会在岁月缝隙冒头,再倔强一次

  碑头几行篆书深深凹进,被重拓

  字行里,隐藏着道道剉碓的痛

  义井忠泉

  方方的井,二百年来其水尤赤

  井栏石头被三纲绞成的绳索扣勒

  深一道浅一痕。这水谁饮得下

  井壁由鹅卵石层层垒起

  像大小不一头颅,每颗在挣扎

  在拼命叫喊!夜里爬上井圈

  窥视着漆黑的天空。亲友已绝

  祖坟掘平,先祖骸骨一节节掷下

  这口井成方族七代赴难义冢

  斩刀离去,拖着腥红旨令

  已风一般消失在火烧云那边

  宫城杀焰冲天,忠臣一批批倒下

  身躯不倔,怒火心胸燃起

  缑城故里尸骨横街,无人敢收

  一位侠士在黑夜悄悄行义

  当深井填满方氏族人,纵身一跃

  义士像井盖一样,护守这上面

  井底土壤注满方氏十族鲜血

  慢慢渗出来。饮这水的人

  性格刚烈,骨子里有铁的元素

  那些暗红色涌动,浸漫史书

  凝结成硬邦邦那一页。义井忠泉

  汲出了正气,汲出液体中固质

  让天下读书人吮吸。会充实内心

  会像这井栏一样,方形而石硬

  避尸弄

  这条小弄,后来叫做避司弄

  正史胜者写,弄名任后人更改

  明宫纂权的血腥,延伸至此

  每当弄里经过,总那么阴森诡异

  粘在身上,怎么掸也掸不干净

  永乐初方氏族人尸骨在这里成堆

  无法行走,衙前杀气太重

  血全部流入方家井,诛族的祸

  由拒诏而始!登位诏书写在地上

  蘸自己血,方孝孺连写十二个篡字

  浩然之风一直在弄堂周边徘徊

  但冤死的魂总拉着每个路人

  扯着你衣角,要向你附耳哭诉

  六百二十年来它们化为量子小粒

  纠缠着历史,纠缠着朗朗宇空

  方正学故里坊

  一幅旧照,梯子爬上去的青年

  正把榫卯结构的木牌坊拆下

  在县前中街。用什么工具来拆

  钢钎?铁锤?锯子?用手的蛮力

  这些都已不重要。明清的文物

  方正学先生重新被磔了一次

  拆下的木头,添作宫庭中的火焰

  把建文帝那段不知所终的猜测

  方孝孺的忠烈,重燃一遍

  我把照片翻来覆去看,模糊的影子

  模糊年代定格。照片拍得很专业

  有前景,有动作,现场感强烈

  收入旧影集,像一位老人叙说当年

  明儒方正学先生故里的字迹犹在

  柱子糊上口号式标语,时代的证物

  都躺进了档案馆厚重的门框里

  但照片边框外,那段历史

  那段无法述叙的伤痛蔓向天边

  方正学故里木牌坊就这么拆了

  被爬上梯子的青年,围观的人头

  被表情看不清楚的年代拆了

  读书种子的痛!在牌坊消失前

  在六百二十年中,被捏扁过多次

  围观男女只破四旧,不翻史书

  随便它什么坊?他们木然的背影

  被一位摄影师记下,被我看见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