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斜阳流水旧时情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7月22日 09:02:36

  徐丽

  我很喜欢绍兴的西园。

  很多个日子里,傍晚没事,就会走去那里。园子,在府山的西南角,游人不多,幽静异常。黄昏里,暖黄的阳光打在绿意横斜的白墙黑瓦上,园内,亭台错落,回廊曲折,闲步几匝,最是静谧。坐在廊檐下,看着池水、小桥、木窗,夜深下去,身后,亮起一盏澄明的灯,隔着灯罩,透出来的光线带着磨砂似的粗粝,是一种久经岁月的底色。日常常去的便是“春荣亭”,坐在亭子里,看着印月桥和漾月堂,想着一些不着天际的事情。有一个夜晚,和一对情侣朋友来这里,绕着池东的长堤走着,月光似水铺天盖地而来,涨满了园子,气氛濡染了花香的清甜,风很清浅,点点枝叶在空中转几圈,又无声息地落在庞公池边,我在石桥上坐下,听了一晚的细碎话语,吃了一堆的小零食。很多年后,那对情侣朋友也在各自的城市开始了属于各自的生活,只是,那晚的明月却是曾经真实地照耀过。

  离开绍兴10多年了,和我一起游西园的人,大多没有再见过,有的见过一两次,有的甚至慢慢从朋友圈里退了出去,有一种后会不知在哪期的怅然。

  很多年前,我们曾经日日工作在一起,一起吃饭,一起看新寄到的杂志,一起看院子里的花木,二楼的紫藤花,串串垂下,装点着学院的院门,种种好似昨日。日常的一些片段,记得清楚,比如,曾经好几个老师一起包饺子,教武术的老师说,昨天和老公吵架了,她抬起一脚,就把家里的门给踹下来了,然后,两人都惊讶地消气了,琢磨这门怎么这样不牢靠。听得大家一阵欢笑。

  前几日,给之前的一位同事打电话,同办公室的另一位老师知道是我后,在另一头大声喊我,让我不要挂电话。原来,是要告诉我,她下半年就退休了。我们都感慨,时光过得好快。那时,我们俩都很爱在网上买“阿卡”的衣服,买了几年后,我离开了学校,也渐渐换了穿衣的风格,那个叫“阿卡”的店主好像也转行,不再做衣服了。

  曾经,教工宿舍的二楼窗前,有棵树,枝叶探过我的窗,我在阳台浓荫的光影里,炖一锅汤,沸沸扬扬的,是生活,热气腾腾的,是热爱。窗下安着一张书桌,抬头,一格子一格子的玻璃窗外,绿意招摇,边上是一张单人床,细白的蚊帐是一年四季挂着的,晚上,掩下帘子,是一个人的世界。床斜对面,是一个有着六个横格的落地木架子,直升到半墙,排列着瓶瓶罐罐,我常会翻来覆去地看,那多样的颜色,是单调日子里的缤纷,带着属于自己的腔调,滋生出喜悦。有一回,一个男同学来看我,和他同来的女朋友看到架子上各种颜色的罐子说道:“你还说我的化妆品多呢,你看看,我哪里多呢?”我同学憨憨笑着,没有回话。这些娇嗔的话语好似昨日,如今,我却也有多年未见他们了。

  前几年,又去看了住过的教工宿舍。水房台上的紫鸭跖草、凉棚里的自行车已经不见了,没有用完的饭卡也失去了踪影,浴室间的木格子门板是越发破旧了,就像过去的生活,边缘在一点点磨去,日渐模糊,带着无可挽回的不舍,却又奈何不得。白花花的日头下,楼下共青球场,空无一人。有一年,梅雨季缠绵,我穿着塑料拖鞋,蹚过积水的路面,自球场走回宿舍,树下,路旁,都是青春的身影,朝气在雨水里跳腾,点点滴滴,传递给身边人。那几年,有自心灵深处涌出的轻快,一抬头,便有蓝天下的笑颜。

  又一年冬日,很早以前了,早到要细细数下到底有几个年头了。那时快期末考试了,下了场大雪,我坐了很久的公交车,跑到城东的一家超市去买一双御寒的棉鞋。之后,用红色塑料袋套在两脚的棉鞋外,吱嘎吱嘎走在八字桥一带,有人推着老式的自行车上桥,在积雪的青石板上留下横竖的印子,空旷的江南天地里,那一道道褶子,深深浅浅,饶有情致。雪落在远处高低错落的黑瓦上,河岸有推开的木格子窗户,石埠头边还有人在洗拖把,尽是这样的不怕冷,水波一圈一圈地漾着,时光在檐下嘶嘶流去……再回首,往事寂静无声,就像黑洞洞窗子里的日子,只是,生活的芯到底是热的。

  曾经,以为自己会在绍兴扎根,却又从这里出发去往另一个城市。还是会记得,西园的落日,仓桥直街的青石板,府山的清早,水巷里煤饼炉子带着清香的淡蓝青烟,是庸常生活里的流星,电光闪耀,只是刹那,却又永恒。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