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月嫂梁姐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7月29日 09:15:53

  柴溢

  第一次见到月嫂梁姐,是在我生完孩子出院的那天,我们顺道去接她,我看到她推着箱子迎面走来。慢热的我,曾经无数次想象过该如何和月嫂阿姨同房照顾小宝宝,此刻竟没有半丝排斥感。

  还记得那一天到家已近黄昏,手忙脚乱的大家和不能动弹的我,在如此慌乱又杂乱的场景中唯有梁姐淡定自若,询问物品的位置,自行整齐地摆放。

  “第一天到家都是这样的,过几天就顺了。”梁姐有条不紊地处理着我和宝宝的各项事宜,期间还下楼做了顿饭,“第一天稍微简单点,明天让你妈妈把菜买来。吃完,吃饱。”我看着桌上的四菜一汤,第一次对简单这个词有了新的定义,也第一次见识了“临危不乱”且手脚麻利的梁姐。

  月子里的日子简单而又繁杂。简单的是每天的事都是重复又重复,围绕着孩子转;复杂的是这些事情都需要细致又细心,每天都面临着新的挑战。

  梁姐学习能力强,电饭煲、消毒柜、洗衣机不用教就会。

  每次做完月子餐或点心,她都要问上一句“行不行啊?”配上期待的眼神。

  “行啊!”我说。

  她笑了,弯弯的眉眼,仿佛如释重负,“你总是说行啊行啊!你爸爸说你不吃葱你也不说!”

  “啊?哦,想起来了,我怀孕的时候突然闻不了葱的气味了,怀孕之前都是吃的,现在也没感觉葱的味道异常了。”

  “咦,是的,怀孕有时候会改变口味。”顿了顿她说:“有什么不吃的跟我说哦,有什么不好的也跟我说哦,不好的我会改,不会的我可以去学。”

  于是月子里的餐餐点点,从蛋饼到八宝粥,从藕盒到香酥里脊,从鱼丸到虾滑。

  小宝吃饱喝足之后总是懒洋洋地斜躺在梁姐的怀里,安安静静的。“你看,小宝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梁姐一边说着一边模仿小宝的动作和表情,让人忍俊不禁。

  小宝撒娇发脾气的时候紧闭着眼睛蹬着双腿好大声地哭着。“你看你看,一闭上眼睛就蛮不讲理了,哇啦哇啦。”梁姐说。

  深夜起来泡奶,小宝哇啦哇啦哭。梁姐:“哪有马上好的啊,稍等片刻嘛。”

  梁姐语言中带着天生的幽默感。梁姐抱着小宝,刚喝完一脸奶的小宝蹭着梁姐扭来扭去。

  “咦,咋整的呢?你的饭都搞我脸上了。”

  小宝洗澡怕水抓着手臂的时候,梁姐说:“在呢在呢在呢,还抱着呢!”

  梁姐说,母亲和孩子之间有着奇妙的联系,你一感觉涨奶了,孩子也就醒了,很神奇。不信,你细细感受。

  梁姐会在半夜不厌其烦地喊我喂奶,“你不用起来,我把孩子抱到你身边来。”

  “啊,昨晚你太累了吧,一喂完一边奶就四仰八叉地睡了,我连叫都叫不醒。于是我又搞奶粉。啊呀呀,你看你一睡着,就啥都不管不顾了。”

  “睡着了嘛。”我不好意思地说。“这两娃哭声震天响,这你也能睡着?”“哟乖乖!”

  梁姐有她独特的口头禅,可爱又萌萌。

  她不仅会适时地说“乖乖”,还会说“搞点,整点”。

  “哟,乖乖,一会儿不见,尿不湿一大包,吃好喝好长得好!”

  “100(ml)不够,再整50!”“再搞点(牛奶)吗?搞点!”

  “这款奶粉断货啦?涨价这么多?哟乖乖!”

  梁姐是我见过最会用拟声词的月嫂。

  小宝猛涨期食欲大开,“呱唧呱唧130一口气干完!”梁姐举着奶瓶得意地说。

  “原来是有蚊子!我说呢,小宝怎么咣唧咣唧从床的上面踹到下面去了!”梁姐气愤地说。

  “小宝哼唧哼唧,把大宝吵醒了,大宝一下哇啦哇啦。小宝,你长大可能会被姐姐踹。”

  从梁姐口中说出的拟声词千变万化,生动形象地还原了当时的场景,给日子增添了几分生趣。

  她在的每一天,夜晚我都可以放心安睡,白天也可以沉浸式午睡,精神状态甚是良好。

  离开的那天,她整理好东西下楼后又上楼:“再抱一抱。”她像过去的两个月那样再一次拥抱了两个宝贝,眼神和动作间明显带有不舍。“啊,尿不湿满了。”她迅速地去拿新的尿不湿,像往常一样麻利地换上。她看着孩子,说:“小溢,帮我们拍个照吧!”拍完照,“小溢,你先去吃饭吧,我再看会儿孩子。”

  我的心中五味杂陈,已然泪目。“林总对我说,你妈妈要求高,要长得高,长得白,长得好看,这些我一样要求也没达到,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屋内,掺杂了诸多不舍的气氛。

  人生路上,一程又一程,遇见一些人,记住一些事,留住一些情。是的,从一开始,梁姐并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然而在两个月的朝夕相处过程中,却已然抵达我们的内心深处。

  送梁姐回去的路上,我说:“有空常来玩啊,我会想你的。”

  “一定啊,一定。”

  有时候你明知道有些地方一辈子只会去一次,有些人也很难再相见,却依然忍不住地怀念。

  “抱一下啊!”我说。“抱一下。”

  “最近辛苦了,好好休息两天。”“嗯,出来了就继续搞钱。”梁姐依旧爽朗地笑,言语间的坦诚无不透露着一名普通老百姓最单纯的愿望,朴实且真挚。

  “你先走,我看着你走。”梁姐说。我开车走的那一瞬间,泪如雨下。这一场相识,虽然是雇佣关系,却也体现了人与人之间的人文情怀,温暖且真挚。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