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抗台防洪记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09月09日 08:53:08

  仇叶祥

  六月尽、七月半、八月十六好甭算,这是宁海人形容太平洋上形成的台风,要在家乡象山港、三门湾畔登陆的日子。这时正值月圆、月缺的大潮汛,一旦台风来袭,很可能出现强风、暴雨、大潮三碰头,给家乡人民带来严重的灾难,尤其是居住在海边、溪坑边的人。

  1956年8月1日,当年编为12号的台风,在象山县石浦港登陆。那年我6岁,记得深夜狂风暴雨中,我家床顶房屋漏水,全家人睡在地板上。烧早饭时,发现灶头顶漏水,只得用铜茶壶烧泡饭。吃过早饭打开门一看,园子里一片汪洋。中午出门,看到到处都是被冲毁的田地、连根拔起的大树,村口石板桥被冲垮,饭店坑边有不少房屋倒塌,牲畜被冲走,惨不忍睹。从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埋下了对台风、洪水的恐惧。

  1972年,我刚进供销社工作。8月2日早晨,我和小石奉命去长街抗台。客车冒着大雨前进,开到力洋海头,从西仓溪下来的洪水,咆哮着淹没了整个路面。大客车司机知难而退,掉转车头回县城。客车开到下白峤时,从岙里冲出来的洪水也漫过了桥面,浑浊的洪流看不出深浅,驾驶员心知责任重大,不敢继续向前行。风雨中,车上的乘客坐立不安,议论纷纷。这时一辆货车开过来,货车驾驶员下车判断水位后,一踩油门开了过去。客车驾驶员见货车过去了,已知桥面洪水的深浅,壮着胆子也冲了过去,车上的人无不吓出一身冷汗。

  我俩上午去长街抗台没去成,在大夫第县商业局招待所待命。傍晚县局领导让我俩去南门外,支持县食品厂抗洪救灾。县食品厂办在南门外,这里地势低,工厂周边已是一片汪洋。厂区极像一座孤岛,随时可能发生灭顶之灾。工人们早已撤离,留下18位青壮年坚守护厂。厂领导绐他们明确指示:如果洪水继续上涨,厂区进水达1米深时,守厂人员必须撤离现场,以确保人身安全。我和小石的任务是:坚守在螺丝潭北岸,随时接应撤离人员。

  县城中大街南面三隍堂,有一条古道通向小南门外的螺丝潭。螺丝潭上架着低低的石板桥。过了石板桥,继续向南行是沙滩路,沙滩路直至洋溪边。石板桥北桥头旁建有南门路廊,路廊坐西朝东,每天都有做善事的阿姨在这里烧茶水,免费供应给进城和出城的行人。平时这里很热闹,那天因暴风雨的到来,阿姨们也已安全撤离,傍晚路上没有行人,风雨中显得十分凄凉。

  石板桥两头溪滩上,生长着比屋柱还要粗大的杨柳树。此时,杨柳树半腰绑着一条比酒盅口还粗的绳索,绳索另一头伸向石板桥的南端。这条绳索供守卫在食品厂的18位勇士,撤离时攀爬逃生所用,我和小石的任务就是守护在绳索边,届时为勇士们攀爬逃生提供方便。

  在焦急的等待中,得知台风已在温州市平阳县登陆。过了午夜,我县的风雨小了,洪水渐渐退去,我们接到了撤离现场的通知。因大风暴雨的肆虐,县城供电系统早被破坏,在一片漆黑中,我们打着手电筒慢步缓行。凌晨2时,返回县商业局招待所。这一天一夜的台风暴雨,没有给家乡人民造成太大的损失,但虚惊一场搞得我们精疲力尽。

  1978年,我调到县供销社机关工作,虽然只是秘书股的一位小秘书,每年台风季节,一有抗台防洪警报,就会日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我县有176公里的海岸线,有清溪、白溪、洋溪、凫溪、中堡溪五大溪流。台风洪水袭来时,供销社不仅要保护自身财产的安全,更重要的任务是承担抗台防洪物资的供应。如畚箕、雨衣、电筒、绳索、铅丝等。尤其是草包、麻袋的供应,那是防洪堵流重中之重的物资。

  县供销社抗台防洪值班室设在秘书股,墙上挂着巨大的台风路线图,用红蓝铅笔标注着从“县三防指挥部”传来的台风即时动态。值班人员的主要任务是:把“县三防指挥部”的抗台防洪指令,及时传达到各供销社。把基层供销社的抗台防洪情况,及时反馈到“县三防指挥部”,并认真做好记录。发现紧急情况,立即报告县供销社领导,以便作出正确决断。

  每当台风即将登陆,海塘大堤将要出现缺口时,“县三防指挥部”会立即下达发放草包、麻袋的指令,我们立即把指令传达到各供应点。各供应点按“县三防指挥部”的指令发放草包、麻袋,并由带队的生产队负责人签字。抗台防洪结束后,由“县三防指挥部”核销草包、麻袋等抗台物资费用。

  1989年,我调到县供销社计划业务科,任科长。经常随领导去抗台第一线指导工作。最难忘的是1992年8月,我随县政协杨主席参加一市地区抗台防洪。那天早上从东岙出发,顶着狂风暴雨沿着塘岸行走,一路指导村民抗台防洪。下午到达越溪乡地界时,脚上穿着的崭新的塑料鞋,因行走在塘岸上,深深地陷入淤泥中,双脚不断地陷入拔出、拔出陷入,最后把鞋攀磨断了,只好用缝麻袋口的麻绳捆扎在脚背上,脚背上扣出了血,我还是一脚深一脚浅,咬着牙坚持走完塘岸路。

  这次抗台结束后,我调入中国银行组建宁海支行,从此离开抗台防洪岗位。后来全县修建起标准海塘岸,筑起海上抗台长城。整治溪流,在溪边筑起防洪大坝,抗台防洪能力极大提高,现在我县倒塘毁坝情况已很少发生。但每到六月尽、七月半、八月十六,我就会想起那时在海塘、溪坑边用草包、麻袋堵缺口的往事,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