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小矮墙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11月04日 09:06:23

  杨世扬

  “杨杨妈,天萝摘几根去嘛!”

  每次去乡下,邻舍阿婶就会热情地招呼母亲,顺手从小矮墙的天萝架上摘下嫩嫩的天萝,装在袋子里,让母亲带上。天萝带着花蒂,那么鲜绿,那么水嫩。

  漫步乡间,随处可见这样的小矮墙,约莫半个大人高,或是用石块垒起来的,或是用砖头水泥砌起来的……非常朴素,但是因了季节的风物,它便变得风情万种。

  一到夏日,很多小矮墙上都攀爬着天萝。刚开始的时候就那么一截,不几日便占满一个角落,很快整个小矮墙上都爬满了天萝藤。很佩服天萝藤蔓的缠绕功夫,拧着,扭着,扯着……姿态万千,一身筋骨充满着神奇的力量。天萝叶,那样柔软地舒展开来,像瀑布一样悬挂下来,或密密层层,或东一搭西一搭,随心所欲,愿意怎么长就怎么长。风拂过,漾起绿色的波浪,煞是好看。

  不知什么时候,很多叶片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小洞洞,有的像七星北斗,有的像一颗爱心,还有的像数字游戏……那些小虫子真是天才的艺术家。阳光是一位光影大师,透过那些圈圈,筛下斑斑驳驳的光点,或规则或不规则。雨哗哗地下起来,滴滴答答地落到天萝叶上,倏忽滴到泥土里。雨后,天萝叶湿哒哒的,沾着雨珠,仿佛披上了薄纱衣,衬得乡间的空气,愈加清新。

  天萝藤沿着小矮墙夜以继日地攀爬,金灿灿的天萝花也是一朵接一朵地开放。在所有的花中,我觉得天萝花是最不受待见的。钻石型的小花苞,打开时好像缺乏一种力量,开得忸怩作态。完全绽放的时候,也没有因为颜色的艳丽而吸引人们的目光,总让人认为就这么一回事。然而小矮墙却无比的雀跃。因为它不再寂寞。蝴蝶飞来了,蜜蜂飞来了。那种小白蝴蝶貌不惊人。最惊艳的是那种大黑粉蝶,翅尖点着红点,无比轻松地扇着翅膀,在天萝花间一朵一朵停留,一朵一朵地嗅过去。我一直觉得那是小矮墙最骄傲,最高光的时刻。

  有一些天萝花开过了就结束了,有一些天萝花会结出天萝。每日清晨,主人都会寻找一番,看看哪些已经可以成为桌上的菜肴,哪些还需要再养一养。即使这么仔细地寻找,也仍然有漏网之鱼,那些大天萝等天萝叶慢慢瘦下去的时候,就挺着肚子露出便便大腹。这时候真担心那天萝会将藤蔓扯断,但是它们却力挽狂澜,那么的神奇。

  暑热减退,天萝叶开始变灰,打卷,准备谢幕。白扁豆、八月更粉墨登场。藤蔓的尖儿总是用昂扬的姿态,向着天空生长。花儿一茬一茬地开,不歇气儿的,泼泼洒洒的,白得耀眼,紫得炫目……花儿一蔫,白扁豆、八月更齐刷刷地冒出来。那种白扁豆似乎特别能长,就像一串串铃铛。每回去乡下,总能拎回很多,刚摘下来的白扁豆味儿鲜美。

  小矮墙从不缺乏风景。宝石花,肉嘟嘟的,今年暑假,我眼馋得不行,从邻居阿婶家剪了两簇种到自家的院子里,刚开始的时候长得生机盎然,结果经不住六月太阳的暴晒,凋谢得厉害。可是那小矮墙上的宝石花依旧生机勃勃。它一定是不习惯异地搬迁吧。小矮墙上还有用废旧的脸盆、损坏的缸栽种的韭菜,韭菜一茬一茬的,要炒菜了,随手摘一些,用水一冲,快刀一切,菜香就混着韭菜的香味溢出来。米粒花也很常见的,一盆一盆,叶子像米粒一样,圆圆的绿叶上染着红晕,仿佛能掐出汁水来。红的花、黄的花……烂漫、天真。仙人掌最易养活,大家愈是不管不顾,它愈是坚毅顽强,一片接一片,从小矮墙上倒挂下来,绽放出宝石一样的花。

  小矮墙上,也间或有猫咪在悠闲地漫步,也会伸一下懒腰,如果有蝴蝶飞过,它们就会扑啊,抓啊,玩得不亦乐乎。玩累了,就卧下来,眯缝起眼睛打个盹儿,惬意至极。兴许花的梦已经飘进了它的梦。

  夏日的午后,哪家烤了土豆都会递过来一碗,哪家摘了小矮墙上的天萝、白扁豆也会递过来一盆……趁这会儿,聊一聊家常。小矮墙上飘起爽朗的笑声。

  小矮墙,风情无限。它隔起的是院落,阻隔不了的是乡情。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