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放牛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11月11日 08:52:36

  罗宏燕

  小时候,我最讨厌的事就是放学。但是,没办法,因为两个哥哥都跟爸爸出门打工了,妈妈又要忙农活,所以,每当我们家轮到放牛的时候(我们家有五口人,每个月要轮到五天),这个担子就落到了我稚嫩的肩上。

  记得我七岁那年的一天,妈妈一大早就把牛从牛栏里牵了出来,将牛绳递给了我,并吩咐我:“放牛的时候,要注意不要把别人家的水稻给吃了!牛绳一定要牢牢地牵住!”我不太情愿地说:“知道了,你去吧!”

  妈妈走后,我看了看这头牛:这是一头大水牛,大大的肚子,大大的鼻孔(牛绳就是系在鼻孔里的一根小木棍上),黑黑的身体,两个牛角也大大的,时不时地挥舞着,因为被牛虻叮咬着,它没有手,所以,只能借用牛角,同时,尾巴也不停地甩着,急于把牛虻赶走。我发现那牛虻根本不理会它,仍旧死死地叮咬着它的肚子。于是,我就在地上折了一根草的枝条,在那牛虻身上狠狠地戳了一下,牛虻这才飞走了。我发现大水牛的肚子上流血了,我就摘了片草叶,帮它擦了擦。大水牛感激地看了我一眼,“哞”地叫了一声,好像在对我说:“谢谢!”又开始“叽咕叽咕”地吃起草来……

  这头大水牛很不老实,它趁我不留意,就要偷吃别人家种的水稻,已经偷吃好几口了。它的嘴巴那么大,我发现水稻好像被剪了头发似的,但是参差不齐。我就使劲一拉牛绳,把大水牛拉了回来,我大声地教育它:“让你吃草,不要吃别人种的水稻,你听不懂吗?”大水牛抬起头,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我,好像在说:“这路边的草都被其他的同伴吃完了,那水稻长得多好啊!吃几口没事的。”我继续教育它:“不能吃就是不能吃!”“好吧,我知道了。”大水牛“哞”了一声,又开始低头吃草了……

  突然,我听到“哞哞哞”的叫声,原来,对面来了一头老黄牛。这时,大水牛不吃草了,也“哞哞哞”地叫着,它朝老黄牛飞奔过去,我牵着牛绳紧紧地跟在后面,我快要拉不住它了,手也被牛绳勒出了一条深深的印子。老黄牛也“哞哞哞”地飞奔过来,那个放牛的小男孩,早就把牛绳给放了,也许他也拉不住了。两头牛一见面,就相撞,牛角撞牛角,你撞我,我撞你。大水牛还骑到老黄牛的身上去。这时,我的牛绳也脱手了。这两头牛一边撞,一边“哞哞哞”地叫着……

  我看情况不妙,就跑去找大人。我一边跑一边喊:“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好不容易,我看到一位伯伯在锄草,我就赶紧把他叫了过来。伯伯来了,才把两头牛分开。于是,小男孩牵着大黄牛往西走,我牵着大水牛往东走……

  等大水牛吃得差不多了,我看它肚子鼓鼓的,就牵着它回到了牛栏。我先走进牛栏里,这时大水牛也跟了进来。因为大水牛的身体太庞大了,它进了牛栏后,我发现牛栏一下子就变成了黑夜,只见大水牛突然挥舞着它的牛角,朝我走了过来。我那天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鞋子也是红色的布鞋,头上还戴了大红色的两朵花。都说“温饱思淫欲”,动物也一样,那时它就跟我玩了起来。我害怕极了,赶紧跑向牛栏的左边,它也跟向左边;我跑向右边,它也跟向右边;两个牛角不停地挥舞着,两个牛眼红红的,跟充了血似的。就这样我和大水牛在牛栏里捉起了迷藏,我吓得裤子都尿湿了。突然我灵机一动,趴到了地上,快速地从牛肚子底下钻了出来。然后一骨碌爬了起来,没命似地跑了起来,再也顾不得大水牛了。

  “燕,你跑什么啊?”这时,邻居老大姐看见了问我。“老姐,大水牛要撞我!”我一边跑一边喘着气说。“牛呢?”老大姐又问我。“在牛栏里呢!”我一边说一边拼命地跑着,脚底像生了烟似的,生怕大水牛再追过来……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