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网站首页  >  宁海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文化周刊

我有一亩三分地

www.nhnews.com.cn      宁海新闻网     2022年11月18日 08:59:05

  柳条非飞

  提起一亩三分地,可能有人会禁不住地要问,那是多大的地方?其实这地方不大,它是我的小天地——王爱山。

  我有一亩三分地,那是一个叫王爱山的地方。

  六年前偶遇王爱山,喜欢的种子便从此萌发。这是一个怎样的地方呢?车子在盘山公路上行驶,一道弯,一道拐,再一道弯,再一道拐,我没有细数过经过了多少道弯,我只恳求司机慢点,再慢点,这样的弯让我有点晕车了。

  驶完了那些弯,眼前豁然开朗。放眼望去,山峰层峦叠嶂,村庄错落有致,云雾缭绕似仙境。转身之际,那一朵朵粉红色的桃花正竞相开放着,惹得那一群蜜蜂整天围着它们转,“嗡嗡”的声音里有欢快的小曲子,也有嗔怪的小情绪。时隔一年与花的再次相约,那份喜悦无以言表;相约后终日被蜜蜂亲吻,难免多了一丝羞涩,也就嗔怪起来。清新的空气随着一阵花香迎面扑来,顺着我的呼吸深入我的心脾,原来空气也是有区别的啊。

  伫立于马路边,思绪如脱缰的野马,刹那间越过高山,冲向天际。

  我有一亩三分地,那是我家的田地。

  农民都是有地的,家庭成员的多少决定了田地的多少,我家亦如此。

  屋子旁边有两块小地,我们种上一些蔬菜,不久后就够我们吃上一阵子。尤其到了夏天,是每家每户最富裕的时候,因为那时都有吃不完的蔬菜,应季的自然成熟的蔬菜带着泥土的芳香,简单翻炒后入口,留在唇齿间的余味是那么的悠久,以至于我乐此不疲地种与收。

  离家较远的地方有几块田,偶尔路过,要么正长着水稻,要么茅草丛生。再次路过,正是杂草枯萎的季节,一根紧挨着一根,密密麻麻的,踩在上面软绵绵的,丝毫感觉不到田里泥土的硬度。那句“春风吹又生”立马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难道这一块田马上要变绿色了?

  我和爱人一合计,决定阻止绿色的发生,还原泥土的本色。割草机背来了,耕地机借来了,太阳的温度越来越高,汗水开始浸湿了衣衫,阳光在脖子上留下了深深的“吻痕”。“轰轰轰……”声音一直不断,草割完了,地耕完了,一担一担的农家肥挑来了,可是再一次翻地时,发现泥土里的新芽正精神抖擞地望着蓝天。

  爱人呼我快点拍下来,我惊讶地问道:“这有何好拍?”爱人听罢,一边摇头一边笑着说:“一看就是假农民,割了没几天的草再一次发芽说明我们没有使用除草剂,因为我们倡导的是绿色食材。”想想确实有些道理,只是那小草生长的速度可谓突飞猛进,我们如何奈何得了?草的生命力超出我们的想象力。书上说要向小草学习,学习那股顽强的生命力。

  春风吹醒了大地,也似乎给那些在田里疯狂生长的草赋予了无穷的力量。一夜之间,它们可以钻出泥土;一夜之间,它们可以高过身边的花朵;纵使狠狠地踩上一脚,它们也会很快地挺直腰杆。而我那一亩三分地,竟然都有它们那小小的身影,我该如何?

  我有一亩三分地,那是在我的心灵深处。

  乡下的生活有几分的悠闲,也有几分的忙碌。为了生活也总是在努力地、不停地奔波,所不同的是在这里有很安静的夜晚。有时劳累了一天,倒床便可呼呼入睡,没有汽车的喇叭声,没有嘈杂的说话声;夜,很静很静,偶尔传来的虫鸣声也成了催眠曲,温柔而又恬静。

  我便在这样的夜晚,听着家人的鼾声,敲打着键盘,抑或是捧起一本书,津津有味地读着,不用担心被打扰,完完全全地把自己融入文字里,与主人公进行心灵的交流。若逢夏天的夜晚,我小憩时便竖着耳朵聆听窗外那此起彼伏的蛙声。“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让我遐想联翩。

  苏东坡在黄州时也曾有一亩三分地,正是那一亩三分地成就了他。好吃的“东坡肉”从此出了名,流传至今。他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道出了他的不易,也道出了他不平凡的人生。也正是这一段日子,苏轼成了苏东坡,他进入了一生中创作的巅峰时刻。

  每次想起苏东坡在黄州的日子,想想自己现在的日子,当然我没有他的才情,更没有他的官职,有的就是那一块可以任由心灵自由飞翔的天地,种花种菜养小动物,也可谓是心灵的一亩三分地了。

  在这个疫情四起的时期,我守着我的一亩三分地,与爱人一起辛勤耕耘着,期待着有一天,在这一片土地上开出美丽的花朵,长出丰硕的果实,让自由的心灵永远无拘无束地奔跑!

责任编辑: 林琪    稿源宁海新闻网